最新网址:www.wlwx.org
当前位置:文桑小说 > 玄幻小说 > 牧龙师 第1534章 最后一道苍劫(大结局)

第1534章 最后一道苍劫(大结局)

小说:牧龙师  作者:乱 
    返回的途中,城街依旧热闹,像是一座不夜之城,大概是受到了玄戈神城的霞山彩阁的影响,这里有不少建筑就是这种复古感。

    祝明朗走在熙熙攘攘的道路上,像是一位无业有名,要知道不久前他才屹立在神明的巅峰,本应该犹如神帝那般傲世人间,可祝明朗却不由自主的融入了其中,脑海里在思索着一个有趣的问题……

    “怎么又是你,凑够钱了吗?”刚到石桥,麦色肌肤月牙眸的女孩就问道。

    祝明朗压根没注意到这个少女,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道:“你的东西我看不上,我的龙现在喝的是仙露。”

    “行吧,只要你这样认为能开心。”少女翻了翻白眼,随后继续招呼其他路过的客人了。

    她卖的并不是凡间花蜜,她要从来往的人群中找到那些散仙,需要眼光独到。

    祝明朗就感觉胸膛一口闷气,为什么好的不传承,偏偏传承了这样一张小嘴呢!

    祝明朗这次忍了,再有下次,一定给她安排得明明白白!

    刚要过石桥,忽然身后传来了卖花蜜少女惊呼声。

    祝明朗转过头去,这才发现少女身上被一层虚无暗光给笼罩,光芒如一束黑月之辉的集束,准确的降临在这位少女的身上。

    祝明朗脸上露出了惊愕之色。

    这让他瞬间想到了祝雪痕在自己眼前消失的那一幕,是黑神迹在作祟???

    祝明朗急忙抬起头来,这才发现天边不知何时有一座黑魆魆的龙门,若不是自己拥有强大的神识怕是根本察觉不到它的存在。

    月光为它镶上了神秘而圣洁的轮廓,可它却像是一只来自于异度世界的瞳孔,就那样与一切格格不入的悬在人间上空,俯瞰着、审视着、搜寻着……

    “救我,救救我!!”少女从未见过这样的景象,她惊呼了起来。

    石桥上依旧人来人往,近在咫尺的呼声却引不起他们的任何关注,他们看不见这一幕,也听不见少女的呼救!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我明明刚踏出龙门,我已经完成了考验,为什么……”就在这时,不远处那位卖书的神明也发出了不公的喊声。

    祝明朗眺望过去,发现卖书的小老板同样被这样一层诡异之光给笼罩着,犹如被上苍选中的天骄,而从他的呐喊声可以看出,他似乎将这种光辉的笼罩当做是了龙门的呼唤,是每一个神选、天选都要经历的神明考验!

    祝明朗同样一头雾水,他已经分不清楚这是黑神迹,还是龙门的响应了。

    每隔一段时间,龙门会将神选者召入到龙门中接受考验,就像当初自己第一次进入龙门中一样。

    而人世间也存在着许多特殊的神典,获得神典的人也有资格进入到龙门中,在绝大多数神明的认知里,要成为正神就必须接受这份龙门的洗礼!

    也就是说,新的一轮正神的选拔已经开始了,龙门将会把人间游荡的那些神选者丢入到适合他们的龙门九重天中。

    祝明朗跃到了高处,果然在这玄天都中出现了不止这两道龙门召光,就好像他们每个人头顶上都有一枚明月,搭出了柔和的光桥,让这些神选者奔赴到另一个世界。

    只不过,龙门召光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多,玄天都四个大都城中有成千上万的召光,并且还在持续的增加!

    很快,那些人的身体失去了牵引力,缓缓的向召光的彼岸飘去。

    一时间玄天都像是进入到了风筝节庆,阁楼、琉璃瓦、城墙、屋檐之上有无数焕发着微弱魂光的神明,他们明明还在人间,却犹如是浸泡在一个浮力十足的虚无海洋里,正一点一点的飘向真正的海平面……

    数目无比庞大,一时间玄天都上空如星海一般璀璨,偏偏这些神明又是与夜幕中的星辰相映的,所以天与城之间便交织出了一幅无比绚烂无比壮丽的万神星煌图,他们的神光与星辉、月耀、日冕天芒完美对应!!

    祝明朗脸上露出了惊骇之色!

    龙门之选,不应该是部分神选之人吗?

    怎么可能这一次是所有的神明!!

    整个玄天都的神明都被选中了??

    似乎一个都没有落下!

    就在祝明朗万分困惑时,自己的身上同样出现了一道光,它毫无征兆的将自己包裹了起来,然后慢慢的,慢慢的将自己升到空中,身体如水中漂浮那般,却无法游弋。

    祝明朗盯着那一座诡异的龙门,他深呼吸一口气,尽管这束光芒他有一定的可能可以挣脱,但祝明朗还是让它将自己带到高处,祝明朗想看一看这究竟怎么回事。

    浮空之后,祝明朗留意了一下人间。

    发现人间没有一丝丝变化,这样的景象本应该会引来无数子民们的观摩。

    但他们完全看不见发生的这些,似乎只有被选中的神明之间才可以凝视到对方!

    祝明朗再往远处望去,通过神感,祝明朗聆听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声音,这些声音绝大多数都是惊恐和疑惑。

    当祝明朗去凝望着更遥远的星海夜幕时,发现这些星子们也同样焕发出了一样的神光笼罩住了相应的神明!

    每一颗星辰代表着一位神明。

    现在所有的神明都好像被这些星辰给“标识”了出来!

    并不仅仅是玄天都的神明,整个玄天的神明都被龙门的召光给罩住,而且全部都浮到了天空中!!

    祝明朗自己都不敢相信会发生这样的一幕。

    明明自己是在等最后一道苍劫,为什么会迎来这样一个场面。

    黑神迹与龙门,为何会结合在一起??

    祝明朗尝试着用自己的神感去获悉一切有用的信息,想从某些知情的神明那里知道这其中的奥秘。

    可祝明朗低估了策划出这样一场巨变的幕后人的神秘,自己作为一个即将成为上苍的人,竟对眼前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

    绝不可能是还有凌驾于自己之上的神明了!

    龙门悬立,众神漂浮,璀璨的星海与辉煌的神魂共铸出了一副不可思议的景象,偏偏人间对此没有一点点的回应,这千千万万的神明仿佛在远离这喧嚣而美丽的人间,正被强行带入到一个未知的异度!

    终于,所有的神明停止了上浮。

    他们密密麻麻的飘荡在一个水平面上,上方就是缥缈庄严的黑神迹龙门!

    这时,龙门有一扇门缓缓的打开。

    神明一直提到的龙门,竟真有一扇门!

    天上殿堂那般神圣,而门的另一边,更像是一个真正的神界!!

    这一次是要将所有的神明都拽入到龙门之中,进行真正的神明选拔吗???

    只不过这一次祝明朗没有感受到那种不可违抗的旨意,此时他和其他千千万万的神明一样,处在向整个世界释放岁月波的悬停状态,不知是等待被分解,还是被保送。

    “怎么回事!”

    “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仙尊可知天机??”

    “帝老们请为大家解惑啊!”

    “随遇而安吧。”

    “哪位神祇,能为此事负责吗??”

    “大家稍安勿躁,静静等待,能够发动这样力量并将我们九天所有神明召集在一起的,必定是我等需要瞻仰与尊敬的,切勿焦躁啊!”

    “是上苍本尊吗??”

    “胡扯,世间哪有什么真正的上苍!”

    “吾乃幽天大帝,常绛,敢问是哪位上尊施此法术,又对九天之之野吾等神者有何吩咐,还请出面明示,免得引起不必要的恐慌。”幽天大帝说道。

    与此同时,九天各位天帝也纷纷站出来询问请示。

    大大小小的神者都被“请”上来了!

    是即将发生什么让九天之野陷入万劫不复的浩劫吗?

    祝明朗作为上苍之选,越发觉得自己不称职了,怎么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自己作为一方上苍毫不知情啊!

    “诸位,你们可以先好好凝望脚下的人间。”

    终于,一个女子的声音缓缓的从龙门中传来。

    得到了回应,千千万万的神者都在心里长舒了一口气。

    “上苍可有什么指示?”那位幽天大帝小心翼翼的问道。

    “只管凝望,好好凝望。”龙门中的女子说道。

    众神困惑归困惑,还是遵照这位上苍的意思去凝望。

    众神凝望了许久许久。

    从夜幕到晨曦,再从晨曦到朝霞,终于幽天大帝开口询问了起来:“我们已经凝望了。”

    没有回应。

    但是在那晨光的镶嵌下,神明们依稀可见那位龙门女子的婀娜身影,她就立在那里,和千千万万的神明一样凝望着山川河流,凝望着烟火人间。

    时间不断的流逝,有神明变得不耐烦,也有一些异神魔神表示了自己的不满。

    可他们无法反抗。

    这股力量如此神秘而强大,根本没有资格挣脱。

    就这样,九天的千千万万之神被迫悬浮,被迫凝望着。

    一天天过去,神明们也开始疲倦。

    可疲倦之后又只能够无奈的继续凝望,在凝望的过程中许多神明也开始追忆。

    许多神明也逐渐发现,这人世间即便没有了神,似乎一切都在照常运转,并没有混乱不堪,也没有陷入绝望,更没有所谓了离开了信仰便根本无法存活在这个世界上。

    甚至于,有些地方正在朝着更好的方向发展,哪怕再卑微渺小的人,他的存在也好像有了他自己的意义!

    一些神明开始反思。

    一些神明反而开始焦虑。

    更有些神明感到恼怒!

    “我们遵照您的指示,此次凝望确实对我们感触很大,我们这些神明确实傲慢而自大,不足的地方也会在将来改进……不过,这样耗着也会引起不必要的怨怒,所以还请您明示,需要我们做什么。”幽天大帝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

    “你们心中作何感想我并不感兴趣,让你们凝望,只是让你们在心中与之道别。”龙门女子说道。

    “与人间道别??可我们这些神明,一直以来都很少去干涉人间,也有着自己的自律。”幽天大帝说道。

    “你们需要做出抉择。”龙门女子的声音变得有力量,存在着一道直入心灵深处的旨意!

    不可违抗!!

    不可违抗!!

    不可违抗!!!

    这四个字,在所有神明的脑海里浮现,让他们开始不安,开始惶恐!

    “你们将进入天界,亦或者回归人间。”女子开始阐述,她的声音印入到脑海里!

    天界??何处是天界??

    几乎所有神明都涌起了这个疑惑。

    世界上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天界,所谓的仙庭神界那也不过是神明利用自己的法术创造出来一个凡人不容易抵达的区域,但没有真正的隔绝与禁止之说,其实还是互通的。

    “这就是天界。”龙门女子用手指了指身后的那扇门,通向龙门世界的那扇门!

    “龙门九重天???”

    “那怎么是天界呢!!”

    “龙门是修罗场,是一个考验神选的地方,怎么可能是天界!”

    所有人大惊,他们开始怀疑女子的身份,开始有了质疑之声。

    “这个天界处在莽荒阶段,诸位在里面拥有无比漫长乃至于永生的寿命,可以一点点创造出你们想要的天界的样子。”女子接着说道。

    “那就是龙门,我们将以神游身壳在里面游荡,我们将你视作上苍,你为何将我们当做傻子??”这时钧天的南方帝老愤怒道。

    “有何区别呢?”女子反问道。

    “人间是人间,龙门是龙门,区别很大!”南方帝老说道。

    “所以才需要诸位做抉择,人间,还是龙门天界。”女子说道。

    “我们还是不太明白,神选者会进入龙门接受上苍您的考验,我们这里绝大多数神明都有这样的经历,完成了考验之后便会获得神力,成为人世间尊奉的神明,我们也一直遵循着这个法则,这次又有什么不同呢??”幽天大帝问道。

    “这一次的不同在于,龙门天界是最后一次开启。进入到里面的神明,将再也无法回到你们此刻凝望的土地上。”女子说道。

    这句话像雨雷一样轰然炸开,九天千千万万神明开始议论了起来,那些不说话的神明脸上也布满了疑惑、惆怅、惊愕、恐慌……

    “为何……为何??您贵为上苍,为何要这样做,为何要将我等与这美好的人世间彻底分割开??”幽天大帝再次提出了心中的不满与疑惑!

    “理由吗?”龙门女子显然不是毫无感情的机械,她顿了顿,像是在追忆着许多往事,终于她还是做出了她认为的解释,

    “我曾为凡人,在人间承受着每一个人都经历过的苦痛,只不过当自己成长了之后,所谓的苦痛也逐渐变成了不可多得的回忆,带给我美好,也警醒着我珍惜眼前……”

    “我为神明,感受到了神明之间的尔虞我诈、竞逐飞升的残酷,我本愿一位能够庇佑子民,能够建立秩序的神明,但无论我多么用心,终究逃不过因果,我的一个小小的决定,可以拯救千千万万的子民,同时我的一个失误,也将导致千千万万的子民遭受泯灭,在神明的斗争下,凡人连泥沙都不如,脆弱而卑微……”

    “神明过于强大,一旦成神一座星辰大陆的生灵可以在一念之间泯灭。生灵太过渺小,如果不依托在神明的信仰中,连存在的意义都没有。”

    “世间有诸多的不公,无法一一消除。”

    “但最大的不公,莫过于将神明与凡灵放在一个共同的世界里,让神明因为供奉与神权而不断的膨胀自大,让亿万苍灵需要经历无数次生死轮回才可以勉勉强强、兢兢战战的存活……”

    “神明与凡灵,将永远的割开——这便是我成为上苍后做的第一个决定,也是唯一一个决定。”女子一个字一个字的阐述着。

    如果说之前那番话是雷雨炸响,那么现在这番言论更是犹如烈焰焚天!!

    神明与凡灵将分割开!!

    神明进入龙门天界,获得所谓的永生。

    但代价是再也不能踏足人间!

    “可我根本不想进入那个龙门天界,我有妻子,我的妻子为凡人!”这时,一位笔官模样的小神明说道。

    “你们也可以选择回到人间,你们的神力会消失,也同凡人一样感受着生老病死。修炼成神的渠道将关闭,即便有人在亿万侥幸中成了神,他也将面临此时的抉择:释放自己的灵本回到人间,或者升入龙门天界离开人间。”女子说道。

    要么入天界,获得龙门九重天中的永生。

    可龙门是个什么样子,他们绝大多数人都清楚。

    那里莽荒原始,即便有一定的人族文明气息,可和如今昌盛而繁荣的九天之野人间相比,却相差很远很远,并且由于是神游身壳的缘故,一些感知与触感远没有肉身来得那么真切。

    至于人世间,显然更加丰富多姿,有恩怨情仇,也有鸟语花香,然而寿命是一个永远都迈步过去的槛,没有一位站在人间至尊的君王不渴望长生之道,他们即便入仙无门也会耗尽全朝来让自己享受成仙的逍遥。

    一轮黑色的图腾帆在天芒的时明时暗下也若隐若现,神秘莫测的龙门与这黑图腾帆共同悬在众神的头顶,它们共同释放出的力量让千千万万的神明都毫无反抗之力。

    此刻他们的力量被彻底剥夺了一般……或者,应该说是黑神迹与龙门收回了他们的力量。

    所有人如漂浮在海平面上的溺水者,摆在他们面前的也只有这两个抉择!

    “吾辈从不曾贪恋毫无意义的人间,凡俗与吾本就格格不入,龙门天界才适合吾,诸位吾飞熹先行一步,再第九重天的天界等待诸位前来朝拜!”其中一位神明没有丝毫的犹豫。

    龙门纵然有诸多不如,但一个永生就足以吸引许许多多的修行者了。

    年龄越大,就越容易被长生梦给支配,如今一个长生之门就开启在他们眼前,为何要犹豫!

    正如这位女苍神所说,他们想要的天界是什么样子,完全可以去开垦,去铸造,他们有无穷无尽的岁月去完成它!

    有飞熹带头,渐渐的也有人做出了前往龙门天界的选择。

    这些没有犹豫的,多数是老神明。

    要知道一些寿命将至的老神明,他们甚至会丧尽天良的从那些年轻的神选中抢夺神典,就是为了能够进入到龙门之中。

    一方面龙门的时间流逝,并不会影响自己现世的寿命,另一方面如果攀登到更高天获得更高神格,自己的寿命上限也会提升。

    既后半辈子都在为了如何进入龙门而厮杀,如今放在眼前的一道天途,成为永生逍遥的仙,有何不可??

    陆陆续续,神明做出了抉择。

    但做出如此坚定抉择的,全部都是飞入到龙门天界中的!

    “龙门打开的时间有限,诸位请认真做斟酌,一旦抉择,再无法反悔。”女子平静的说道。

    争议极大,所有的天神脑子里都有各自的想法,而且也尝试着联合在一起做点什么。

    有些人未必想做这样的抉择。

    然而,这位女苍神的态度来看,这绝非是什么对所有人都公平公正的选择。

    这是她的旨意。

    犹如一道开国法令!

    这就是她的开天法令,世界不能凡神共存,凡灵在有神明的世界里太过脆弱与卑微,可整个世界的运转却根本离不开凡灵的生息,是它们让世界有了色彩,而非像龙门那样蛮荒原始。

    而神灵无论是一心为子民,还是只顾着飞升获得神权的神灵,只要存在就是对凡灵的一种泯灭,是这个世界最大的灾源。

    如果要建立一道真正的秩序,包括至高的苍神在内,无论怎么去约束与规定,都无法保证千百年后九天之野再次四分五裂,唯有真正的离开,不去打搅,让过于庞大的撕裂力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到达另一个位面……

    虽然无法保证每一个生灵都无法得到上苍公平公正的待遇,但却可以让它们有更大几率的存活下来,让它们每一个体活得更有意义。

    世人皆会抱怨与咆哮,质问上苍,为何如此不公?

    事实上上苍能做的仅仅是这样,让你还能活下来,不至于在神明之间的斗争中遭受无妄之灾。

    还具备质问与咒骂世道不公的权力,总好过这种灰烬都不如的屈辱与渺小!

    “据我所知,苍神应当是有两位。”就在这时,那位幽天大帝缓缓的说道。

    终究有太多人无法做出抉择,既迷恋人间的种种美好,就不愿意舍弃这永生的大好机会。

    龙门中立着的那位女子没有回答。

    “不知另一位上苍是何想法,是否同意您的这个旨意?”幽天大帝显然是一位真正窥见了天机的尊神,他没有一味顺从,也没有一味反对,他只是保持着怀疑与质疑的态度。

    这句话再次引起了极强的争论,所有的神明都没有见过真正的上苍。

    此时的他们就类似于极庭大陆,忽然降临了一位神。

    对于众神而言,上苍不就是凡灵眼中的神吗?

    难以忤逆,却又充斥着令人疑惑的地方。

    只能够小心翼翼的去试探。

    “苍天在上,请给予我们启示!”

    “苍天在上,请给予我们启示!!”

    “苍天在上,请给予我们启示!!”

    仿佛回到了最莽荒的年代,干旱祈雨,供奉上苍,妖兽横行,祷告天神……

    这九天的千千万万神明也何等的迷茫,不知何去何从,假如只有一位上苍,那他们几乎不可能避免的要做抉择,要遵从这位黑神迹上苍的旨意,但如果还有一位上苍,那他们是一定要聆听的!

    一时间,所有神明都将希望寄托在另外一位上苍身上。

    相信以他的神通广大,必定会知道现在所发生的一切。

    他们需要一个最终的答复,需要一个最终的启示,或者他们侥幸的希望,这只是黑神迹上苍的一意孤行!

    兴许两位上苍会因为这件事厮杀,掀起一个新的神灵岁月!

    呼声越来越高。

    众神仍旧希望另外一位苍神出现。

    而事实上玄天都的那些神明,或多或少知道,那一位苍神是谁。

    于是乎,玄天都的徐九游、北灿已经将目光落在了同样漂浮在这龙门之下的祝明朗身上。

    渐渐的,越来越多人的目光落在了祝明朗的身上。

    祝明朗其实并不想站出来,可随着九天之神“齐刷刷”的看向了自己这里,他也知道自己是另外一位上苍的身份瞒不住了……

    但祝明朗还是有一点点疑惑,龙门有九座,那就是有九位苍神,其他七位呢?

    窥见了天机的幽天大帝刚刚又说上苍只有两位。

    这个黑神迹……

    之前在钧天也出现过,其他天野也出现过。

    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其他七位龙门苍神要么同化了,要么已经被解决掉了?

    不过,如果是自己,要颁布这样一个旨意,而与自己平起平坐的有九位,那自己确实会解决另外八位!

    总之另外七位同僚是不可能吭声了。

    还能够吭声的,只有自己。

    而祝明朗也明白,为何自己还能够吭声,既没有被同化,也没有被处理掉。

    “咳咳……”

    祝明朗知道自己是九天千千万万之神最后的希望,他也得站出来主持大局。

    他晃了晃身体,很轻易的就摆脱掉了龙门天芒的笼罩。

    那神秘浮空之力,对祝明朗形不成约束。

    这一幕,也让所有神明眼睛焕发出了光彩来。

    既不受这种力量的约束,就证明他是另外唯一上苍了,毕竟九天之野中修为无论多高的神明都无法在龙门天芒下动弹分毫。

    “诸位可能不太了解我的家庭状况,一直以来我家主事的,都是我家娘子。”祝明朗清了清自己喉咙,说出了这样一段话来。

    啊??

    你们是夫妻????

    幽天大帝那张脸上写满了复杂的情绪,而九天诸神更是一个个期待的眼神化为了大大的惊恐!!

    他们是夫妻??

    这位黑神迹上苍和白龙上苍……

    就没周旋的余地了!

    “另外,我也觉得凡灵与神灵分开对大家都好。”祝明朗附议道。

    龙门光晕中,屹立在龙门前的黎云姿已经极力在控制自己不笑出声来,以免破坏自己庄严肃穆的形象,主要是祝明朗这句发言实在过于猝不及防。

    龙门天界,九野人间。

    两扇门。

    起初祝明朗来到这个世界,误以为一切都是有序的。

    可在经历了种种磨难之后,祝明朗也意识到自己是处在一个天地初开后再无真正秩序可言的岁月里。

    要问这世道哪里不对劲,祝明朗能罗列出一大箩筐,绝大多数人也可以咒骂老天几天几夜不带重复。

    可当你有一天真的成为了上苍,要你进行改进,那么很可能人人就呆呆的立在那,完全不知所措。

    就拿祝明朗自己而言,他不知道自己成为上苍后要做什么。

    仿佛不打扰,已经是最大的仁慈了。

    直到黎云姿立于龙门,并颁布了现在这个旨意。

    祝明朗起初和所有神明一样惊愕不解,可在一次一次凝望人间,一次一次细致思索之后,祝明朗越发的坚信,这个旨意是会让一切变得更好的!

    将原本的莽荒龙门改造为神明天界,并赠予诸神永生。

    以此来得到一个干净清朗的人间。

    祝明朗很清楚,黎云姿为此筹备了很久很久。

    另外七位连名字都没有出现的苍神,本应该是何等漫长艰辛的斗争,但百年来黎云姿都熬过去了,并战胜了。

    唯独到自己这里。

    她迈步过去。

    她的苍劫,大概就是自己。

    上苍本只有一位。

    假如自己今天否定了她的这个旨意。

    她为此付出的所有,都将功亏于溃!

    祝明朗懂黎云姿的用心良苦。

    她今日做的这个决定,反而让祝明朗无比的欣慰。

    因为这也证明了她是上苍的不二之选!

    要在这样一个神明凡灵混杂而纷乱的世道里找寻出一道这样的真理,是得何等的清醒。

    娘子是自己选的,夫妻之间本就该同舟共济,于情,祝明朗无条件支持这道旨意。

    上苍也是自己选的,自己浮浮沉沉这么多年,也深知多数带给子民痛苦的便是过于蛮横与强大的神权,于理,祝明朗也认同这个旨意。

    “那么两位呢?”

    “你们两位是否逍遥在这个法则之外?”

    “若两位上苍先做表率,吾等又有什么怨言?”

    就在这时,幽天大帝道出了这样一句话来。

    “是啊!”

    “既要诸神遵守,两位也是神,同样要做人间与天界的抉择!”

    “既一视同仁,那也请两位也遵从这个旨意,否则有打破这天规的存在,一切仍旧毫无意义,你们的后代,你们的亲朋,你们逐渐改变的心思,终究会让这个天规被蚕食!”

    “这道旨意本就包含了我们,我与他同样无法跳脱此规。”黎云姿平静的说道。

    龙门的力量并不是无穷无尽的。

    假如只是操控着龙门,将所有的神明“收”到龙门天界里,黎云姿和祝明朗作为龙门苍神确实可以跳脱出这个规则中。

    但同样的一些神通广大的天神,也有可能通过种种方法逃脱出去。

    为了让一切没有缝隙,黎云姿结合了黑神迹的力量。

    龙门代表了阳,黑神迹代表着阴。

    阴阳共融,世间再无任何一位神明可以逃脱,包括了她自己和祝明朗。

    这番话语,让诸神再无过多质疑了。

    事实上他们也不过是在做垂死挣扎。

    何尝没有一些胡搅蛮缠之辈,他们会用一些所谓的人权和神权来控诉,来发泄。

    只是黎云姿根本不会去理会。

    对待这样的人,她只需要剥夺他们的神格,用实力来告诉他们,自己就是上苍,自己的决定不容违抗!

    “龙门天界在太阳下山时开始关闭,届时没有飞入龙门中的,都视作放弃永生神格,回归寻常人间。”黎云姿说完这句话,便不再多说半句了。

    剩下的,就是做抉择。

    ……

    大地上,一位围着丝巾的美妇立在山亭子处。

    她拥有一双与众不同的眼眸,可以看到神明。

    但她依旧是凡人。

    她是少数凡人可以看到天空中这壮观诸神星图景象的人,她也可以听到神明之间的交谈。

    她也就是那位笔官模样神明的妻子,她心中其中无比欣慰,因为在提到龙门天界的那一刹那,自己丈夫说过,他对龙门天界并感兴趣,他有他的人间妻子。

    太阳慢慢下了山,神灵开始做出抉择。

    就在这位妻子期盼着自己丈夫从缥缈虚无的云天上飞落下来,投入到自己的拥抱中时,她却看到了自己丈夫,头也不回的奔赴向了那一扇虚无缥缈的……

    她呆呆的立在那里。

    欣喜与期待了这么多天。

    最终的结果却是如此。

    她甚至感到万分惊恐与陌生,丈夫投奔向龙门时脸上的笑容是自己不曾看到过的……

    ……

    永生,注定孤独。

    即便是逗留在人间,至亲也会随之离去。

    神灵们做的抉择也将酿成属于自己的悲欢离合。

    ……

    祝明朗看着夕阳余晖,将人间渲染得瑰丽多姿。

    再抬头望了一眼龙门,那里的一切,自己并不是没有经历过,最终却选择了遗忘。

    在祝明朗心里,早就有了答案。

    更何况,祝明朗很清楚,这是自己和小白岂不需要承受苍劫的唯一办法。

    自己与小白岂的轮回体质,注定上不了龙门天界,在龙门天芒的照耀下,小白岂的身上已经长出了一些银色的丝来。

    好在这一次白丝并没有在自己身上生长,仅仅是小白岂开始化茧。

    “睡吧,睡吧,等你醒来后,我们后院一定种满了银桑树……”祝明朗轻轻的拍了拍肩膀上的小白龙,身体也不由自主的向后倒了去。

    仰趟着,祝明朗在余晖彩霞中慢慢的跌向人间烟火之中。

    自己的最后一道苍劫,大概只能够用这种方式躲过去了,这就是黎云姿之前饮酒时想要对自己说却一直没有说出口的。

    她不会让自己去面对那残酷的抉择。

    确实,相比于之前那道残酷的抉择,祝明朗更坦然的接受现在这个。

    哪怕不是陪着白岂受轮回之刑,祝明朗也觉得自己偏向于下落。

    落下去的过程中,祝明朗看到了无数无数的神明奔赴了永生之门,自己算是为数不多选择了人间的神灵。

    当然,偶尔也能够看到一些对永生并不眷恋的神灵,他们和自己一样,如暮色中的流星,既显眼又不璀璨。

    祝明朗此刻的心情,其实一样忐忑。

    他望着龙门,表面上平静与坦然,内心却如同山亭中的那位妻子一样,有期许,有紧张。

    她们从小就遭受苦难,灵魂需要共栖。

    很多身不由己。

    而龙门天界中为神游身壳。

    在那里,她们都是独立的自己。

    ……

    龙门正在一点点的关闭,天芒也在消逝。

    玄天都的夜何等美妙,祝明朗还在飘飘落下,却已经嗅到了那熟悉的烟火气息。

    可为何心里还是有些失落。

    并不是与永生失之交臂,而是……

    忽然,祝明朗看到一个身影,在缥缈而遥远的龙门夹缝处,她有些许踌躇,但最后她义无反顾的扑向了自己坠落的这个方向!

    她像是一位嫦娥仙子,优美的身姿在黑神迹与龙门阴阳极冕下那么出众而耀眼,她似柔星魅月,正投入到自己的怀抱之中。

    风舞动着她的发丝,那张绝美的脸颊,再度让自己如痴如醉。

    心中的失落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无以言表的喜悦……

    祝明朗也张开了双臂,去拥抱她。

    苍茫天冕彻底消失,那一扇龙门兀然关闭。

    这遁入黑夜的短暂无光中,逐渐失去神力的祝明朗在朦胧中凝望着这位奔赴向自己的绝美佳人。

    这双清澈而美丽的眸子……

    自己绝不会唤错她的名字。

    ……

    ——————————

    乱叔:

    至此,《牧龙师》完结了哦。

    一直以来写书我都不拘泥于一种题材,喜欢做许多尝试。

    有大收获,也有大失落,好在我有一颗喜欢写书且估计一辈子不会动摇的心,所以即便写书生涯里如祝明朗一样浮浮沉沉,对我而言,也是一段不可多得的经历与回忆。

    一本书,像是我走过的一个人生。

    十几年来,我已经走过很多个人生了。

    有的时候坐在阳台上,看着天空和飞鸟,就开始追忆以前写的书,写的人,写的故事,感觉自己像是一位老爷爷,不由自主的追忆自己曾经的青春。

    可陷着陷着,我脑海里会有一个声音,他对着我咆哮:神经病啊你,我们才三十出头!!

    俺们现在,也算正值青春!!

    额……

    你说的好像有点道理。

    原来才三十出头吗,作家是越老越吃香,六十多岁了还能写出好故事。

    啊,原来还可以写三十来年吗?

    这个时候,耳边又会有一个声音冒出来,音调偏低沉且令人着迷:居然还要写三十来年??其实写书蛮累的,宅、胖、夜猫子、被读者PUA更新、写不好要被唏嘘,写得好会招来更多黑粉,你想一想你银行卡里的数字,不觉得接下去三十年可以很潇洒吗?你可以品尝到真正的青春!

    “对不起,我想写书。”

    “如果可以的话,七十岁接着写。”

    得澄清一下,上面那个声音并不是我脑海里的另一个小恶魔,而是我身边绝大多数朋友对我的人生小建议。

    哼,这些凡人根本不懂得写书是一件多么快乐的事情,我年仅三十二岁,体验了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人生!

    第一视角沉浸式体验懂不懂,知不知道文学艺术啊,别人视角里看到的就是一行行密密麻麻的字,对于我们这些读书的人,看到的宏大,看到的震撼,看到的唯美,看到的是戳到心窝里的感动与共鸣,是任何影视、任何动画、任何现实景象所给不了的体验!

    所以改编,永远改编不出读者心中的感觉。(没有洗白的意思,我们书的改编做得一直很优秀的。)

    我喜欢书中的这种感觉,相信大家爱看书也是因为这个。

    我觉得我并非是作者,更像是一位领航员,带大家畅游一个不同的世界。

    能够成为大家的领航员,我很荣幸的。

    真的,很荣幸。

    希望大家喜欢我这艘名为“乱”的穿越观光号。

    ……

    再说说完结后的打算和新书。

    嗯嗯,十来年了,这艘老轮船其实也有些破旧和损坏了,需要停泊一阵子,歇息和加固。

    我想写的,还远远不止这些,但写这本书时我深刻的意识到我掌握的知识还远远不够。

    我想静修一段时间,为期长一些,大概会在一年左右。

    先治治病,把身体锻炼好来,这个应该是重中之重,不然何来的再写三十年啊。

    然后陪陪家人。

    结婚五年了,居然还欠着蜜月,儿子怎么突然间五岁了,他说的话都带点哲学,一直在身边的父母怎么长了那么多白头发……

    碎碎念,碎碎念,很久没和大家碎碎念,a其实很多话想说,也喜欢和大家碎碎念,但又很多时候心有愧疚,觉得更新少了,更新不准时这些愧对大家。对家里人也是如此,有的时候反而刻意去减少交流,实则我自己心里有愧疚。

    我知道自己对读者、对家里人,都没有做到完美,但好在无论是读者大家庭,还是家里小家庭,都很包容我,让我有时间去调整,有机会去尽职尽责……

    做做调整。

    充实下自己。

    歇息一年,然后继续开船。

    新书就暂定明年儿童节了!

    哇,今天是个完结的好日子啊。

    我比儿童节的儿童还开心!

    感谢大家的支持。

    2023年的6月1号见。

    想跟叔唠嗑的,可以在威信、围脖上留言给我哦。

    搜:乱叔

    嗯,就先这样。

    儿童节快乐!

    
最新网址:www.wlwx.org
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设置 设置阅读器
字号,背景等
书架 把该作品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到书页
×
《牧龙师》章节列表
加入时间章节名
暂无书签,点击阅读器右上角可以添加书签哦~
×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6 A+
×
加入书架

喜欢这本书就加书架吧~

加入书架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