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wlwx.org
当前位置:文桑小说 > 都市言情 > 神授梦与 二十五章 入室者

二十五章 入室者

小说:神授梦与  作者:善之善者 
    这日,欧亦然又接到了钱坤的电话,说不日将来凤城,要约他一起吃顿饭。

    通话完毕后,他和云蕾说起这事时,云蕾指出,很显然,钱坤还在惦记那张错版币呢!

    欧亦然心知肚明,就和云蕾商议如何拒绝的问题。

    云蕾说就拿拍卖公司说事,那边已经把宣传画册和海报遍传各地藏家,如今不是说撤拍就能撤拍那么简单。

    违约金可是非常高昂的。

    欧亦然就说万一钱坤愿意支付那笔高昂的违约金呢?

    云蕾沉吟片刻,眼珠一转,笑说就称拍卖公司明确指出,此刻撤拍除了赔付三千万元港元的违约金外,还将支付拍品的底价,也就是一点五亿港元。

    呵呵,近二亿元的付出,足够堵住他的嘴了吧?

    欧亦然点点头,说就这么办。

    周末晨练的时候,原本心情忐忑的他,被一条金毛犬的滑稽之举笑了个不亦乐乎。

    一个三十来岁的妇女,牵着一条健硕的金毛犬,走到广场上的时候,想必是显摆显摆的意思吧,她给金毛犬解掉了项圈,向草坪里扔出去一个飞盘,要金毛犬去叼。

    广场上有一对七十岁的老人正在打羽毛球,金毛犬冲过去不叼飞盘,却一口叼住羽毛球,一溜烟的跑到草坪上玩了起来。

    见此情景,妇女连叫带骂的追了过去,想让金毛犬放下羽毛球。

    可倒好,那只金毛犬转着圈的和她玩起了捉迷藏,任她喊叫怒骂,金毛犬却是丝毫也不理会。

    妇女无奈,只得回身给那对老人道歉。

    老人大度的一笑,从衣兜里又拿出一个羽毛球来。

    妇女回身又去追金毛犬,可是那只贪玩的狗东西尚显不满足,又冲过去把那对老人的另一只羽毛球也抢了过来,扔给一只牧羊犬玩。

    两条狗儿各叼着一只羽毛球,在草坪上一起追逐打闹。

    无论主人怎么骂,就是不放下嘴里的羽毛球,两只狗一个人,在草坪上穿花蝴蝶般的追来追去。

    怒极的妇女挥舞着锁链,无奈得站在那里呼呼呼喘气,看着自己豢养的宠物任性妄为。

    那条牧羊犬的主人是个年约四十岁的男性,见一对狗儿玩的欢实,也不去呵斥,而是去和妇女攀谈。

    妇女怒斥自家的狗儿不听话,男子则说顽皮的狗狗更可爱。

    金毛犬那种不光彩的行为,让欧亦然乐了好半天。

    回到家里的时候,他把那个情景讲给云蕾听,结果她也笑的合不拢嘴。

    说金毛犬和泰迪犬最是淘气、越顽皮的狗狗,越会逗人开心。

    燕京大学校园,师兄弟二人订购的保险柜和针孔摄像头中午就到货了。

    江阳和欧舟发挥了丰富的想象力,把针孔摄像头安装在迎门三米处的一个装饰画上。

    而把存储器放到了保险柜里。

    除此之外,女皇的鸽血石,朱瞻基的宣德炉,夜游神的信香,还有那个宋代的紫竹筒,一总置于保险柜内。

    然后给保险柜设置了密码,录制了指纹开启模式。

    做完了一切,师兄弟两个人试着抬了抬保险柜,份量不轻,一个人想扛下楼,得使出吃奶的力气。

    下午的功课是细胞生物学和人体解剖学。

    第一节就不必说了,男孩子通常喜欢刺激,因此,人体解剖学是一门既让人恐惧,又充满了好奇心的学科。

    师兄弟在实验室兴致勃勃的跟着教授切割人体的时候。

    他们那幢幽静的小楼迎来了一位神秘的盗窃者。

    她就是柯菲儿。

    为了掩人耳目,她故技重施,易容化妆成一个快餐配送员,戴了口罩,充分掩饰了她欧洲白裔的面容后,顺利的通过了门卫,来到了江阳和欧舟的寝室前。

    她一手拿着手机假装打电话,一手熟练的用一把智能钥匙打开了那道门。

    在不知情的人看来,一准会认为门是主人从里面打开的呢!

    柯菲儿进门前的第一个动作,是打开手机摁了一个屏蔽健,可令五十米范围内的摄像存储器失效。

    然后通过手机摄像头对室内进行扫描。

    手机屏幕上的红点,定格在那个迎门的装饰画上。

    “小儿科。”柯菲儿轻蔑的撇撇嘴巴。

    她继续扫描,直至把房间里挨个检查了一遍。才收起手机。

    这时候,她看到了课桌那一面墙上挂着的学习计划。

    她细细的看了一遍,心道,俩少年果然不简单,计划四年内要修完本科研究生博士生全部课程呢!

    哼哼,就是一部智能机器人,怕也难。

    她窃笑,然后把学习计划拍了照。

    随后来到那个保险柜前。她自随身的小袋里取出一个智能解码器,贴在保险柜锁扣位置,摁下了解码键。

    解码器显示屏上,快速的计算着密码。仅仅十秒钟,外层的密码锁即被打开。

    下一步是里面的指纹锁。

    柯菲儿拿出一个灵敏度为万分之一的指纹复制器,对着指纹键拍照后,不到五秒钟,便提取了江阳和欧舟留在指纹键上的指纹。

    复制器跟着就复制出模拟指纹套。

    柯菲儿把指纹套套在自己的食指上,伸向指纹键。

    吧嗒一声,指纹锁也打开了。

    此刻,在燕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实验室里,欧舟在教授的指导下,切开了一具男性尸体的胸部,用一个钛合金撑开器固定好切口,准备摘除心脏。

    小楼里,柯菲儿在保险柜上层格子上取出那颗鸽血石首饰盒,打开把玩了一会。

    燕京大学实验室内,欧舟把手术刀伸向心包衣,小心翼翼的进行剥出工作。

    小楼里,柯菲儿把首饰盒按原样放进去。又拿出那个紫竹筒,拔开盖子,认真检视一番信香。

    心道,俩男孩把这个也置于保险柜里,可见这东西非同寻常。

    可是这个到底是做什么用的呢?

    她把信香也拍了照。

    想了想,又把那颗鸽血石也拍了照。

    按原样放回紫竹筒后。柯菲儿小心翼翼的捧出那尊紫薇薇的宣德炉。

    燕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实验室内,欧舟在江阳的协助下,小心翼翼的捧出了那颗早已失去动力的心脏。

    小楼里,看着宣德炉里的香灰,柯菲儿不由暗笑,俩男孩真是有意思,年纪轻轻,居然烧香拜佛。

    可是他们为什么要拜佛呢?

    并且,还把香炉和信香藏到保险柜里。

    哼,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实验室里,按照教授的指点,欧舟把那颗心脏的主动脉、左右肺动脉、左右心房、房室瓣、心肌一样样切割,剥离,然后记录,制作标本。

    小楼里,柯菲儿把香炉也拍了照,并按原样放回去。

    最后,拿起那个针孔摄像头存储器,轻蔑的撇了撇嘴,原样放回去。

    重新检视了一遍保险柜,确认再没有其它物件后,她锁好内层的指纹锁,再锁好外层的密码锁。

    然后在房间里仔细搜寻一遍。

    最后,她把一个更先进的针孔摄像头安装在屋顶的灯罩里。

    她的手机就是存储器。

    做好了这一切,她于是边往外退,边清理痕迹,直到门口。

    锁好房门,她拿出手机解除了摄像屏蔽。

    说来话长,其实整个过程不超过十分钟。

    出了门在楼道上,她才摘下那副薄薄的手套,装进随身的小袋里。

    然后,冲楼管员打了一个响指,若无其事的消失在楼门外。

    江阳和欧舟这节解剖课一直进行到黄昏日落时刻。

    直到把那副人体五脏六腑切了个七零八落,一样样做好记录,制作成标本后,才出了实验室。

    柯菲儿回到宾馆,进了自己的房间,把所拍照片和自己的见解发送汇报给远在浦江岸边的约瑟夫。

    约瑟夫看后立刻意识到,那个香炉和信香一定与江阳和欧舟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甚至,极有可能通过这两样物件,能挖掘到不为人知的秘密。

    他指示柯菲儿,专心安于此事。不必为错币之事内疚。

    此前,柯菲儿已经把夏紫凝落败的情况汇报给了约瑟夫。并商谈是否用哪个优盘直接要挟欧亦然。

    约瑟夫怕节外生枝,真若惹恼了欧亦然的话,取消了他们的竞拍资格,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再者,设若欧舟知道了这件事,对他们下一步的行动必将产生极大的阻碍。

    两害相权取其轻,于是,约瑟夫就积极筹集资金等待拍卖会开始。

    欧舟和江阳师兄弟用过晚餐回到房间后的第一个感觉,就是少了一抹自然和温馨。

    房间里充斥着一股淡淡的陌生人气息,让师兄弟不由得心生警惕。

    二人心知有异,于是各自施展洞幽探微心法,顷刻间,一个模糊的身影出现在他们的脑海里。

    那个陌生人显然是个女性,在房间里翻翻捡捡后,直到熟练的打开了保险柜,并将其中的物件一样样的检视并拍照。

    其后,在吸顶灯上捣鼓了一阵,似乎安装了什么东西?

    师兄弟凝神用功,那个身影的面目较为模糊,始终无法看清她的真容。

    收功后,二人惊讶的互相看了半天,都想从对方的眼睛里得到需要的答案。

    可是双方遗憾的看出,谁也搞不清楚到底出了何种状况。

    “看来,已经有人对我们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江阳诧异道。

    “若非洞幽探微心法,我们此刻已经输了。”欧舟心有余悸的说。

    “入室者是个年轻女性,虽然我们看不清她的面容,好在她的所作所为,我们都知道了。”

    江阳说着话,踩了个凳子,在吸顶灯上检视一阵,拆掉了那个针孔摄像头。

    欧舟则打开保险柜,取出存储卡,插入电脑点击观看,里面只有自己两人的进出记录,想要的内容却一无所有。

    二人不由得面面相觑,心知遇到了强劲的奇异之人。

    江阳在装饰画里取下摄像头,检查了一遍,又装回去,自己在门口走来走去。

    电脑上清晰的显示了他的一举一动。

    “这个女人对我们了如指掌,对房间里的一切也驾轻就熟。她到底是什么来路?”江阳惊讶的说道。

    “非常专业的手法,竟能避开摄像头的拍摄,非职业间谍不能做到如此的滴水不漏。”欧舟分析道。

    “可是,谁会对我们这么了解,又何以有这么大的兴趣呢?”

    “就我们近段时间的神奇表现而言,想必对我们感兴趣的大有人在。若说对我们知根知底,那就只有水静心一家人了。”

    “哪个入室者是个年轻女性,难道她会是水静心?”

    “不是她。”欧舟笃定说道。

    “何以断定不是她?”江阳一脸不解。

    “师兄,水静心的味道不是这种的。”

    江阳一拍脑门,笑道:“师弟的洞幽探微心法果然比我高深。”

    “但一定与她有关?”欧舟眼神灼灼的看着江阳。

    “是啊,毕竟,我们的事,只有她们一家人清楚。”

    “所以,一定要问问她,和什么人说过我们的事?”

    “不错,这是最有效的途径。”

    “看来,我们不该把底细泄露给她们。”欧舟忧虑道。

    “只是,已经这样了。”江阳叹息一声。

    “亡羊补牢,为时不晚。只不过,他们一家,从此只怕是多事之秋了。”

    “我们有必要提醒她们防范。”

    “他们都是普通人,手无缚鸡之力。而我们的对手,连我俩都摸不清底细,水静心一家又怎能对付得了。”

    “是啊,这的确让人头疼。”

    “但愿,吉人自有天相。”

    “但愿,对方不会伤害她们。”

    “在利益面前,善良之人,也可能滋生造恶之心。”

    “女皇陛下说的不错,欲望害人,欲大害大。但不知入室者仅仅是好奇之心呢,还是对我们动了觊觎的心思?”

    “敢入室者,绝非仅是好奇之心。”

    “是啊,如此专业的手法,绝不是简单之流。”

    “所以,别指望恶人生出佛心。”

    “师弟说得没错,我们还需要早做打算。”江阳忧心忡忡说道。

    “师兄,天色尚早,为预防不测,不如我们现在去一趟水静心家?”欧舟果断建议。

    “这样最好,否则今晚会睡不着的。”
最新网址:www.wlwx.org
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设置 设置阅读器
字号,背景等
书架 把该作品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到书页
×
《神授梦与》章节列表
加入时间章节名
暂无书签,点击阅读器右上角可以添加书签哦~
×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6 A+
×
加入书架

喜欢这本书就加书架吧~

加入书架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