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wlwx.org
当前位置:文桑小说 > 其它小说 > 女尊:当竹马成了我的小爹 第一章

第一章

小说:女尊:当竹马成了我的小爹  作者:给泽泽涨价 
    1.

    [选一个吧,陛下。]

    大殿内的珠帘后头,薛璟威严又不失压迫感的声音传了出来。

    我坐在龙椅上,坐没坐相的看着满屋子的歪瓜裂枣,暗暗扶住了额头。

    长成这样叫我怎么选?

    薛璟见我不说话,直接开口安排起来。

    [丞相之子萧玉屏,年方二八,贞静淑娴,端庄持重,可为皇后。]

    [大将军之子沈青书,文武双全,一门忠烈,封为贵妃。]

    [另,册封昭仪、婕妤、美人……]

    [陛下,下个月您就满十八岁了,要以子嗣为重。]

    我低下头,看着刚被册封的黑皮肤厚嘴唇的皇后,还有五大三粗络腮胡的贵妃,不由的悲从中来。

    转头可怜巴巴的喊了一声:[璟哥哥……]

    薛璟无情的打断了我:[陛下,慎言,您应该称呼本宫为父后!]

    2.

    身旁垂帘听政的薛璟,是我母皇的继室,也就是我的小爹。

    母皇死后,我成了皇帝,他就成了太后。

    薛璟只比我大两岁,算是我的青梅竹马。

    他从小争强好胜,文治武功皆是学宫内的翘楚,在凰国这个以女子为尊的国度,也是傲视群雌的存在。

    我十五岁及笄那年,母皇要为我选太女妃。

    我自然而然的选了薛璟。

    让我没想到的是,我大皇姐也选了薛璟,我二皇姐也选了薛璟,最后……

    他成了我的小爹。

    用母皇的话来说,薛璟野心太大,我镇不住他,未免我们几个姐妹伤了和气,让我理解一下她的良苦用心。

    然后,不到一年的时间,我母皇就挂了。

    我一度怀疑,是她无福消受美男恩,所以香消玉殒了。

    我从小读书就是个半吊子,弓箭骑马也是马马虎虎。

    文不成武不就的,之所以能当皇帝,是占了个嫡出的身份。

    因着我未成年,薛璟就以太后的身份垂帘听政。

    这一垂帘,就是三年多。

    我大皇姐号称文曲星下凡,被他以大不敬的罪名变为庶人,现在正在大街上卖炊饼。

    我二皇姐号称凰国不世出的战神,被他削了兵权,现在在边塞放羊。

    满朝文武都是他的人。

    他大权在握,所向披靡。

    但现在距离我十八岁的生日,还差一个月,薛璟就得还政于我。

    所以薛璟有些耐不住性子了,张罗着给我娶后纳妃。

    其实是想让我生下子嗣,去我存子,再挟天子以令诸侯把持朝政!

    3.

    我看了看我眉目如画,气质绝佳的小爹,又看了看那些歪瓜裂枣,辣眼睛的世家公子们。

    咬了咬牙:[薛璟,你别欺人太甚!]

    薛璟见我恼了,似笑非笑的看了我一眼,狭长的凤眸里,满是让人后背发凉的冷。

    仿佛在说,我就是过分,你能拿我怎么样。

    我知道,薛璟是恨我母皇的。

    可惜我母皇去的早,所以他把对她的恨都算在了我的头上。

    可是,我又做错了什么呢?

    薛璟,他就仗着我喜欢他。

    果然这世上,最毒男人心!

    我瞪了他一眼:[既如此,那父后就自己拿主意吧!]

    [反正,朕说什么,也都是不算的了。]

    然后称病身体不适,甩袖而去。

    我的皇后一脸担忧的看着我。

    我的贵妃红着眼圈,好像有点桑心。

    但我比他们更伤心。

    我这个皇帝当的窝囊也就算了,娶的后妃还这么丑。

    这样想着,我突然有点羡慕我那个买炊饼的大姐和放羊的二姐了。

    听说她们的夫郎都长得挺漂亮……

    4.

    我自那日选妃之后,在宫里生了好几天闷气。

    薛璟没来找我,反倒是把婚期给我定下了。

    我就知道,这个朝廷有我没我是没什么分别的。

    我气冲冲的跑进长乐宫。

    [薛璟,大婚之事,你都敢擅自做主,到底有没有把朕这个皇帝放在眼里。]

    下一秒,眼前瞬间被一股香雾和水汽给挡住了。

    我低头一看,赫然看到薛璟整坐在浴桶里,背对着我,低着头似乎正在睡觉。

    [薛璟?]

    我试探着叫了一声,薛璟没什么动静。

    四下里没有人,我心说该不会是泡迷糊了,缓缓的靠了过去。

    挨近了才发现,空气里弥漫着一股草药的味道,似乎是从薛璟的浴桶里发出来的。

    我皱了皱眉,转身来到薛璟面前。

    只见他双目紧闭着,端坐在浴桶里。

    水位没过他的胸口,只露出他那张好看的脸,还有修长的脖颈和精致的锁骨。

    他的皮肤,是那种炫了目的白,像雪一样。

    这会儿安安静静坐着,没了平日里对我颐指气使的样子,反倒是有些可爱的。

    我趴在木桶边上,隔着水雾看他。

    [薛璟,我喜欢的人是你啊,你别让我娶别人了好不好?]

    薛璟没有动,甚至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

    我不知道他是醒了,还是睡着了,或是压根不想理我。

    他自打嫁给我母皇,成了我的小爹之后,就再也不理我了。

    明明小时候也是看过彼此穿开裆裤的样子的,这会儿却以我后爹自居,把往日的情分划分的明明白白。

    我小心翼翼的凑过去,挨近了他的脸,想试试他是真睡还是假睡。

    [薛璟,你要是还不说话,我可亲你了?]

    5.

    要是搁在平时,薛璟肯定会立刻跳起来,然后把我狠狠的教训一顿。

    但今天的薛璟似乎格外的安静,甚至有些乖巧。

    我低头看了一眼他淡粉色的唇瓣,慢慢的把自己的嘴唇贴了上去。

    亲到了!!!

    平日里高高在上,端着太后架子,对我没有好脸色,拒我于千里之外的薛璟,竟然被我亲到了!

    我握紧了小拳拳,十分的激动。

    果然,就算是再冷漠的人,亲起来也是热乎的。

    我忍不住伸舌头在他唇上卷了一下,想尝尝他的嘴唇是什么味道。

    下一秒,薛璟一直紧闭的眼睛倏然睁开,刹那间杀气腾腾,一把扣住了我的脖子。

    我整个身子都悬在了浴桶上,被迫伸长脖子,像个王八似的在半空扑腾。

    要死要死要死……

    [薛璟!咳咳……]

    [放开!是朕!]

    薛璟的眼底有一瞬间的恍惚,不过很快就恢复了镇定。

    他看清了眼前的我,缓缓的放轻了力道,但也没松开我。

    而是眼神不善的瞪着我:[这是太后寝宫,我是你庶父,陛下怎么会在这?]

    好了,我知道你是我小爹,不用一直强调。

    我总不能说,我原本是来找你理论的,但看到你在洗澡,就垂涎你的美色,偷偷亲了你吧?

    那薛璟估计要弑君,让我血溅五步,天下缟素。

    我扯了扯嘴角:[呵呵……我看你睡没。]

    [泡澡是吧?别泡太久,早点休息。]

    说着歪了歪头,想把我可怜的脖子从薛璟的虎口里拔出来。

    然后发现,拔不出来……

    6.

    [璟哥哥……]

    我眨巴了下眼睛,可怜兮兮的望着他。

    试图用我单纯如小鹿般的眼神告诉他,我什么都没干。

    但薛璟显然是不信的。

    [陛下深夜到哀家的宫里,所为何事?]

    我:[立后之事,不可儿戏,可否从长计议?]

    薛璟:[不可。]

    我:[……]

    这天,一下就聊死了。

    我们四目相望,彼此无言,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好半晌,我扣了扣他的手背。

    [那个……你能不能松开朕。]

    [朕脖子有点疼。]

    薛璟坐着我趴着,脖子还被往上提,不仅脖子疼,还有点费腰。

    他似乎也意识到了这点,若有所思的松开了我的脖子。

    我一个没站稳,往后摔了个大屁墩。

    但我不敢有什么怨言,我怕他发现我趁他睡着偷亲他,然后弑君。

    摇摇晃晃扶着腰站起来,笑着朝他挥了挥手。

    [那个……时候不早了,父后早点休息,朕就先回去了……]

    然后连滚带爬的跑了。

    我跑的时候,眼角余光隐隐约约好像看到薛璟抬手碰了碰自己的嘴唇,脸上的表情十分的耐人寻味。

    我生怕他想起点什么,跑的更快了。

    后来……

    宫里都在传,我深夜从薛璟的寝宫出来,衣衫不整,还扶着腰……

    7.

    说起来,我喜欢薛璟这件事情,在前朝后宫都不是什么秘密了。

    毕竟当年我和三个皇姐都想娶他的事情闹的很大。

    大家都说他是个祸害,将来会危及我大凰江山。

    事实证明,那些人的话,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我自打那天亲完他回来,就受了风寒,头疼,脑热,还鼻塞。

    我鼻子里塞着纸团,躺在床上哼哼唧唧。

    宫男青竹一边喂我喝药,一边开导我。

    [陛下,您就死了这条心吧,太后他不会来看您的!]

    [您看您都病了三天了,太后要来,早就来了。]

    我抬起眼帘看了他一眼,心说这位小兄弟,你是不是过度脑补了?

    [你不会觉得朕是装病,故意骗薛璟来看我吧?]

    [朕在你们眼里,这么没出息吗?]

    青竹咬了咬嘴唇,有些凌乱的牙齿扣在了一起,眼圈红红的看着我。

    [陛下!您不用解释了,您对太后的心思,全天下谁人不知道。]

    [可是,太后他心里根本就没有您啊,您就不能看看奴才吗……]

    [奴才对您的心,日月可鉴……]

    我看着他凌乱的牙齿,和略微有些龅牙的嘴唇,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垂死病中惊坐起,取下额头的毛巾,惶恐的道:[青竹,休得胡言!]

    8.

    我们凰国王室,祖祖辈辈,都是颜控。

    我母皇,我大皇姐,我二皇姐,娶的夫郎都是倾国倾城,人间绝色的大美人。

    这规矩,不能从我这破了啊!

    我严厉的拒绝了他。

    [青竹!你只是一介宫男,注意你的身份!]

    青竹听到我的话,哭的更伤心了,扑过来拽我的袖子。

    [陛下!您为何如此狠心?奴才只想留在陛下身边,不敢奢求什么名分的……]

    我惊恐的扯着我的衣袖,缩在床的一角瑟瑟发抖。

    [你不要过来啊!]

    青竹一脸桑心的看着我:[陛下,求您别拒绝奴才,奴才只是想伺候陛下,哪怕一次也好……]

    我握紧了拳头,体内的洪荒之力逐渐苏醒。

    我觉得我忍不了了。

    正准备被他邦邦两拳,一个身影忽然出现在了门外。

    我抬眼望去,正是薛璟。

    看他手上端着盘子,应该是来给我送药的。

    我顿时一阵激动:[薛璟!]

    薛璟的目光落在青竹抓住我的衣袖的手上,又看了看我俩的姿势。

    冷笑一声,将手上的盘子往旁边一丢。

    [是哀家来的不巧,打扰陛下的雅兴了?]

    [既然能起来了,那大婚之期提前吧,哀家已经等不及要抱孙子了。]

    误会啊!天大的误会啊!

    9.

    我用力的把袖子从青竹的手里拽出来,一脚蹬开了他,跳下床噔噔噔的朝着薛璟跑过去。

    [璟哥哥,你听我解释啊!]

    [我的品味你是知道的,我跟他什么事情都没有啊!]

    青竹还嫌我不够惨,在身后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哭泣。

    [陛下,奴才跟在您身边这么多年,为您付出的您都看不见吗?]

    薛璟的脸色肉眼可见的沉了下来,摔开我,拂袖而去。

    [薛璟!你站住!]

    我激动的跑过去,拦在他的面前,紧紧的拽住了他的手。

    他可以质疑我对他的真心,但不能质疑我的审美。

    颜控如我,怎么会喜欢一个凸嘴龅牙呢!

    薛璟眸色阴沉的瞪着我:[放手!]

    我气势很足:[我不放!]

    下一秒,就因为吼的太大声,眼前一黑,昏死了过去。

    昏过去之前,最后看到的画面,就是薛璟紧张的叫着我的名字,然后抬手接住了我。

    10.

    薛璟把我带回了他的寝宫,照顾了我一整夜。

    我睁开眼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薛璟倚靠着床头,闭目养神的画面。

    我嗓子眼干的厉害,抓住薛璟的袖子晃了晃。

    [薛璟,我口渴……]

    薛璟猛然惊醒,看到我睁眼了,脸上浮出一抹喜色。

    [醒了?我去给你倒水。]

    薛璟去给我倒了水,把我扶起来。

    我扶着他的手,咕嘟咕嘟喝了一大杯,这才觉得舒服了一些。

    薛璟抬手探了探我的脑门:[不烧了。]

    我扑过去,抱住了他的腰。

    [薛璟,我跟那个青竹没什么的。]

    [他说想伺候我,我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他,你相信我!我只喜欢你一个人!]

    薛璟的身子僵了僵,随即强硬的推开了我。

    [陛下自重,哀家是你的庶父!]

    我哭着看着他:[又来了,明明没比我大多少,天天以我爹自居,你不累吗?]

    [你别说你不喜欢我,你要是心里没我,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薛璟眸色沉了沉,嘴唇紧抿。

    [陛下可能会错意了。]

    [陛下尚无子嗣,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哀家怎么对得起先皇,怎么对得住凰国的列祖列宗?]

    [哀家对陛下只有父女之情,陛下不要自作多情了。]

    11.

    [父女之情?]

    我愣愣的看着他,忍不住笑了起来。

    一边笑,眼泪一边不争气的从眼角滑落。

    [好一个父女之情。]

    [你就这么想让我跟别人成婚,那么想我跟别的男人生孩子是吗?]

    [我成全你!]

    [要不别拖了,明天就大婚吧?]

    薛璟似乎是被我的话噎了一下,咬了咬牙道:[明日诸事不宜,最近的吉日,在三日之后。]

    我道:[那就三日之后!]

    薛璟深深的看着我,似乎在看我是不是在跟他赌气。

    好半晌才点了点头:[好。]

    我没想到他真同意了,汹涌的泪水止不住的夺眶而出。

    我起身推开他,哭着跑了出去。

    直到跑到御花园,坐在荷塘边的台阶上,才冷静下来。

    [死薛璟!臭薛璟!]

    [无情无义!利欲熏心!]

    [我那么喜欢你,你却只想谋朝篡位,留子去我,挟天子以令诸侯……]

    因为坐的离水比较近,我有气没地方撒,看到台阶上有块石头,就想着踹一脚。

    下一秒,一个声音就突然从我身后响了起来。

    [陛下小心!]

    我本来没什么事的。

    被他这一吓唬,咚的一下就掉水里了……

    12.

    那人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我从水里捞上来。

    我呛了好几口水,气的要死。

    看着眼前一身黑衣,还带着银制面具的男人,坐在岸边,一边倒靴子里的水,一边打量他。

    [你是谁啊?跟着朕干嘛?]

    男人单膝跪地,恭敬的道:[属下云七,我太后派属下来保护陛下的。]

    我更气了:[他都准备留子去我的了,还派你来干嘛?]

    [你告诉他!朕一定会给他生个孙女,圆他当太皇太后的梦的!]

    套上靴子看了看眼前的云七,怎么看怎么不顺眼,直接给了他一脚。

    看到云七也在水里扑腾,我心里才痛快点走了。

    或许是知道了薛璟的心意,知道生病了也没人疼。

    我在水里折腾了一阵,又穿着湿衣服在夜风里一路走会去,竟然没生病!

    包着被子喝着姜汤,我在心中暗暗发誓。

    我再也不当舔狗了!!!

    13.

    薛璟狗是真的狗,我说三日后大婚,不过是句气话。

    没想到他真准备了。

    我穿着大红色的喜服,牵着红绸站在大殿之上,看着满堂的喜字龙凤烛和身旁的皇后,暗暗的咬紧了牙关。

    那晚我喝了很多酒,醉到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

    宫人们要扶我去凤藻宫和皇后入洞房,全都被我打趴下了。

    他们没想到我平日里连骑马都能摔下来的废材,竟然有这么高的武力值,都不敢惹我。

    我靠着所剩不多的本能,找到了薛璟的长乐宫,闯了进去。

    薛璟正在梳妆,似乎是要就寝了。

    只穿着白色的里衣,端坐在梳妆台前,梳着丝缎般的墨发,少了平日里的凌厉,倒显出几分冷清和柔顺来。

    看见我来,他皱了皱眉。

    [陛下此时不应该在和皇后入洞房吗?怎么跑到这来了?]

    说着就要叫人:[来人,把陛下送回去……]

    他的话没说完,我就朝他扑了过去,直接把他扑倒在了梳妆台上。

    [太后逼着朕立后,要朕诞下子嗣,不就是想要朕的性命,然后挟天子以令诸侯吗?]

    [其实大可不必这么麻烦,你想要这天下,朕传位于你就是!你想要朕的性命,也可以直接拿去……]

    14.

    薛璟打小就欺负我,对我颐指气使惯了。

    其实我不是打不过他,只看他是个男子,让着他罢了。

    这会儿我喝醉了,力气大的很,薛璟被我按在身-下,挣扎着想推开我,竟然拿我没有办法。

    薛璟气的红了脸,怒瞪着我。

    [虞清!你喝醉了!]

    [要撒酒疯,回去撒!]

    我抱着他的腰,把脑袋枕在他的肩上。

    [我没疯,我清醒的很!]

    [薛璟,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你想要皇位,我也可以给你,我求求你别这样对我……]

    薛璟偏过头去不理我。

    [婚事是你自己答应的,大婚的日子也是你自己选的,现在说这话还有什么意思?]

    [你的皇后还在凤藻宫等你呢,陛下还是醒醒酒,回去吧。]

    我捧住他的脑袋,强迫他与我对视,深深的望着他,好半晌低低的笑了出来。

    [薛璟,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薛璟扶着我,有一瞬间的愣神。

    下一秒,我就扣住他的手腕,重重的吻了上去。

    15.

    常言道,酒壮怂人胆,或许我早就想这么干了。

    那一晚,我不知道薛璟说了些什么。

    我只想堵上他的嘴,好好出口恶气。

    第二天,我一早就醒了。

    头疼的厉害。

    我扶着脑袋四下张望了一下,看到熟悉又陌生的环境,脑子里嗡的一下。

    这是薛璟的寝宫?

    我怎么会在这?

    一转头,就看到薛璟疲惫的睡在我边上,像是被狠狠蹂躏过的样子。

    [卧槽?]

    我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我,震惊了。

    我,凰国皇帝虞清,在自己大婚的第二天,衣衫不整的在自己小爹的床上醒来。

    这很合理。

    我第一个反应,就是抓起衣服鞋子跑。

    倒也不是怕人知道,反正整个凰国的人都知道,我对他有想法。

    主要是我怕薛璟弑君。

    虽然我嘴上说着可以把命都给他,但死到临头,我还是想苟一下。

    我可以想象薛璟醒来之后的雷霆之怒,我觉得我已经麻了。

    回宫之后写了封罪己诏和退位诏书,都没等天黑,就从密道跑了。

    这皇帝谁爱当谁当吧,我反正是不当了。

    我跑的时候,带了很多盘缠。

    这皇帝都不当了,总得多带点钱吧?

    走之前,我去大皇姐的炊饼摊子上买了十几个饼,打算带着路上吃。

    大皇姐看我一幅要跑路的样子,问我怎么了。

    我含泪告诉她,我也许,大概,可能,喝醉酒把薛璟给睡了。

    大皇姐连炊饼的钱都没要我的,就把我赶走了。

    [那你还吃什么炊饼,你等着死吧!]

    然后招呼自己的夫郎:[羡郎,快收拾东西!]

    [薛璟那货是个疯批,不要连累我们!]

    我那皇姐夫,二话不说,就收拾好了摊子,跟着我大皇姐跑路了。

    只留下我一个人,拿着十几个炊饼,在已经空掉的摊子上,风中凌乱。

    好半晌,我啃了一口还热乎的炊饼,骑上马跑路了。

    对这个皇城,我已经没什么留恋了。

    出了京城,才发现天下之大,并没有我的容身之处。

    我走到哪里,都有人拿着画像搜查。

    想都不用想,肯定是搜我的。

    搞我的,空有一大把银票,不敢吃饭,不敢住宿。

    硬是骑着一匹马,靠着大皇姐的那十几个炊饼撑了好几天,才混上一伙客商的马队,弄了口热汤喝。

    商队的老板是个五大三粗的大婶,为人很是仗义。

    从她的口中,我得知她们是去塞北的,立刻决定跟她们一起。

    因为我二皇姐,就在塞北放羊。

    我没见过塞北的雪,也没吃过塞北的羊。

    18.

    商队走走停停,足足走了好几个月,才从京城走到塞北。

    托商队的福,我领略了从南到北的风土人情,和特色美食。

    当我告别了商队,找到我二皇姐,喝上塞北的滩羊熬的肉汤的时候,我流下了辛酸的眼泪。

    二皇姐是个武将,胆子是要比大皇姐大一点的,人要靠谱的多。

    看我边喝边哭,还安慰我。

    [三妹,这是咋了?没喝过羊肉汤好喝哭了啊?]

    [别哭,慢点喝,二姐养了上千头羊,你天天喝都行!]

    二皇姐夫一看就是个温柔大方的。

    [是啊三妹,来了这就好了,咱们这天高皇帝远的,朝廷管不着咱们这,不怕。]

    我:[我是皇帝……]

    二皇姐夫:[不好意思。]

    我:[问题不大。]

    就这样,我在塞北住下了,平日里没事跟着二皇姐放放羊、打打猎。

    来客商了,就拿着羊肉、皮货去换香料、布匹、茶叶什么的。

    我们俩穿着而皇姐夫做的皮袄子,带着毛茸茸的帽子,双手揣在袖子里,看起来跟塞北的老牧民没有任何差别。

    谁都看不出,我们一个曾经是皇帝,一个是战神王爷。

    二皇姐:[当王爷有什么好,还不如放羊。]

    我:[当皇帝没什么好,还不如放羊。]

    我在二皇姐这,从秋呆到冬,又从冬呆到春。

    算上我逃跑那大半年,我已经跑出来大半年了。

    我估计是我那封罪己诏,和退位诏书起了作用,他是不会来找我了。

    他想要的从来都是皇位,不是我。

    啧!

    舔狗,果然不得好死。

    我赶着二皇姐家的大尾羊,正准备去往来的客商那换点茶叶和糖,被一个人给拦住了。

    [老乡,请问官驿在哪儿?]

    我一听这口音,赶羊的鞭子颤了颤。

    好在我这大半年多来都很颓废,蓬头垢面,头发油成一根根,脸上也被塞北的寒风水的干红干红的。

    我学着当地牧民的口音胡咧咧了几句,指了个方向给他们。

    那人看了我一眼,道了声谢,转身走了

    虽然她穿着便服,但我还是从她的刀把上看到了神武卫的符号。

    我急忙朝她离开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一辆华丽的马车,伫立在闹市之中。

    虽然马车上帘子紧闭,但看规格和那神武卫,我就知道,是薛璟来了。

    薛璟终于来逮我来了???

    我也没心思换茶叶和糖了,赶着大尾羊就往回走。

    因为做了亏心事,心里慌的一批,路上还买了个转经桶,一路转着回来的。

    二皇姐正挽着袖子要杀羊,看我空着手回来的,问我:[你咋了?不是换东西去了吗?]

    我赶紧抓住二皇姐的手道:[薛璟来了!]

    二皇姐一愣:[他来干啥?]

    我:[你说他来干啥?]

    二皇姐恍然大悟:[哦哦哦!]

    [想起来了。]

    然后问我:[那咋办?]

    我甩开她的手:[不行,我要跑路,要是被薛璟抓到,他肯定会弄死我的!]

    二皇姐不以为然的笑了:[那不能,他打不过我!]

    [当年他就是怕我帮着你,才陷害我,把我弄到这来放羊。]

    [你让他来,看我不打死他!]

    [我虞湘可没有不打男人的习惯!]

    我:[他带了神武卫。]

    二皇姐:[哦,告辞!]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二皇姐不敢跟薛璟打!

    我想,我还是连夜跑路吧。

    19.

    我连夜带着锅碗瓢盆,还有肉干糌粑上了上,找了个山洞准备躲一阵子。

    反正二姐的牧场那边人烟罕至,也没什么人见过我。

    她一口咬定没见过我,薛璟也不能把她怎么样。

    我们商量好了,等薛璟走了,我再下来。

    夜里,我睡在山洞里,身-下铺着羊皮褥子,啃着肉干喝着酒,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山洞里灯火通明,薛璟一袭白衣,披着件雪狐大氅,坐在一张太师椅里,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我揉揉眼睛坐起来,看清楚眼前的情况,顿时浑身一个激灵。

    [薛璟???]

    二皇姐,终究还是把我出卖了。

    我看着眼前的薛璟,有些怂。

    [你怎么来了?]

    薛璟的目光瞬间沉了下来,怒冲冲的瞪了我一眼:[你还有脸问?]

    我看了看薛璟,又看了看我们如今的形式,一瞬间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脸上瞬间戴上了痛苦面具。

    [你是来杀我的?]

    薛璟冷声道:[你觉得呢?]

    果然!

    薛璟这个男人,冷心冷情,是没有良心的。

    不过他狠心,我也不是一点准备都没有。

    我看着他,缓缓的解开羊皮袄子,露出了圆滚滚的肚子。

    [你不能杀我!]

    20.

    薛璟看着我的肚子,有一瞬间的失神。

    下一秒,他的手就紧紧的扣在了我的脖子上,音色变得阴沉可怖。

    [你怀孕了?这孩子是谁的?]

    我扣了扣他的手背,眼巴巴的看着他。

    [你觉得呢?]

    我其实没怀孕。

    二皇姐那伙食这么好,我胖了而已。

    但薛璟不知道啊,他看着我肉眼可见大了一圈的肚子,愣住了。

    他皱眉:[你躲在外头不回来,是因为你怀孕了?]

    我想说不是,是因为塞北的羊肉太还吃了。

    但看着薛璟的复杂的眼神,我还是很违心的点了点头。

    并且,揪住了自己的衣领,往后退了一步。

    [我知道你恨我母皇,也恨我。]

    [要是知道我怀了你的孩子,是不肯留的。]

    薛璟看着我的眼神有些复杂,嘴唇动了动,没说话。

    我看他似乎有些动容,趁他不注意,把皮袄子系了回去。

    取下头上的簪子,抵住了喉咙。

    [你想要我的命,不劳你亲自动手了。]

    [就让我,一尸两命好了!!!]

    我说的决绝,就要把簪子往自己身上扎。

    其实我把簪头攥住了,根本扎不到我身上。

    可薛璟被我的架势吓住了,取出腰间的玉佩当做暗器飞过来,打掉了我手上的簪子。

    我想他是舍不得我死的,趁他不注意,推开他,朝着外头跑了出去。

    然后没跑多远……被薛璟抓住衣领抓了回来。

    21.

    我跟着薛璟去了官驿。

    驿丞知道来了大人物,也不敢多说什么,把人全撤走了。

    算是将官驿当做薛璟临时下榻的行馆了。

    晚饭十分丰盛,我却有点吃不下。

    我看着眼前紧盯着我的薛璟,皱眉问他:[你是想让我吃,还是不想让我吃?]

    薛璟有些不解的看着我:[你吃啊!]

    我:[你盯着我,我没法儿吃啊!]

    薛璟愣了一下,略略错开了目光。

    但眼神,总是似有若无的在我的肚子上转悠。

    我心里慌的一批,但面上还得装作不动声色。

    一边挑辣的吃两口,一边挑酸的吃两口,时不时的还得配合着呕两下。

    我感觉,我毕生的演技,都用在糊弄薛璟这件事情上了。

    薛璟果然被我的演技所折服,主动给我盛了碗酸辣汤。

    好半晌,薛璟看我的把桌子上的饭菜都炫的差不多了,又给我递了条帕子。

    [吃饱了吗?]

    我点了点头,看了看薛璟几乎没动的筷子,试图挽尊。

    [我现在一个人,吃两个人的饭。]

    薛璟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但紧跟着的一句话,却让我有种掐死他的冲动。

    [不过看你的饭量,你肚子里,恐怕不止一个孩子。]

    我心里是这么想的,手上也是这么做的。

    我扑过去掐住了他的脖子,用力的晃。

    [你是不是嫌我吃的多?]

    [那我不吃了,我们娘俩一起饿死,你就满意了!]

    薛璟这人素来很讲规矩和体统,正常情况下是不会让我这么掐的。

    但不知道是烛光太柔还是气氛到位了,薛璟没跟我计较,伸手扶了我一把,还好心提醒我。

    [小心动了胎气。]

    22.

    薛璟的声音温柔好听,听我的心如鹿撞,却不是因为心动。

    而是因为心虚。

    我手藏在袖子里,捏了捏肚子上的肥肉,皱起了眉头。

    怀孕的事情,我是为了苟命骗他的,不过他好像真的信了。

    过几个月我要是生不出个孩子来,可怎么办?

    薛璟不懂我的忧愁,看我皱眉,声音越发关切。

    [怎么了?可是觉得有哪里不舒服。]

    我扯了扯嘴角,敷衍了一句:[孩子踢我。]

    薛璟握住我的手,似乎要把手放在我肚子上。

    我下意识的踹开了他。

    薛璟没留神,被我了一脚,跌坐在地上,茫然的看着我。

    我看着薛璟的表情,心里没来由的一阵慌。

    怎么办怎么办,他好像真的信了。

    早知道我就不拿怀孕当借口了。

    跪地求饶也好,痛哭流涕也罢,也比像现在这样好。

    我想,骗人这件事情,我是不擅长的。

    为了避免被薛璟看出真相,然后弄死我,我还是跑路吧!

    当天夜里,我就收拾好了行装,只等着夜深人静,月黑风高,我就趁夜溜走。

    让我万万没想到是,正当我觉得时机恰当,适合跑路的时候,我的房门却开了。

    我吓的赶紧盖好被子躺在床上,闭着眼睛装睡。

    来的人是薛璟,脚步有些踉跄,摇摇晃晃的来到了我的床边。

    我瑟瑟发抖,努力装睡。

    心说这货半夜来我房里干嘛?莫不是要刺杀我?

    好半晌,我感受到一只手,轻轻的抚在了我的额头,然后一股温热的气息撒在了我的眼睛上。

    薛璟,在吻我的眼睛???

    23.

    [清儿……]

    他低声呼唤着一个名字,我身子僵着,好半晌才反应过来。

    他是在叫我?

    [你说有了孩子,我是不肯要的。]

    [我会要的,你跟孩子我都要。]

    [毕竟,她已经死了,而我还活着。]

    [或许,我应该忘记那些仇恨,我们重新开始……]

    刚开始那两句,听的我心如鹿撞。

    但后面两句话,却让我猛然顿住,浑身血液都凉透了。

    我想我知道他口中的[她]是谁。

    我母皇的死,果然是跟薛璟有关吗?

    我躺在床上,双目紧闭,心中五味杂陈。

    但我不敢动,因为如果我动了,薛璟很有可能掀开我的被子,看到我穿戴整齐,还被着个小包袱准备跑路。

    我原本是想跑路的,要不然我变不出个孩子来,恐怕薛璟还是会杀我。

    可现在我不想走了,我要查出母皇到底是怎么死的。

    下一秒,我扣住了薛璟的手,贴在脸边蹭了蹭。

    [母皇……]

    我感受到,薛璟的手也僵了一下,周身气息都凉了下来。

    我心中暗暗的想,原来这世上的情爱,并不是你情我愿就能在一起的。

    我是喜欢薛璟的,我想薛璟也喜欢我。

    但如果这喜欢里隔着杀母之仇,身为虞家的女儿,我想我知道该怎么选。

    薛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我从黑暗中睁开眼睛,望着他转身离去,清冷孤傲的背影,忽然感觉心口很空。

    好像有什么珍贵的东西从我们之间消失不见了。

    后来,我后知后觉的才反应过来,那是年少时,我对薛璟倾其所有,无所顾忌的偏爱和喜欢。

    24.

    我跟着薛璟回到了皇宫,那个我一度想要逃离,却宿命所终的地方。

    太医是我母皇当年的心腹,薛璟一时半会儿发现不了我没怀孕的事情。

    为了视觉效果,我还绑了个枕头,看起来很有那么点身怀六甲的意思了。

    皇帝失踪大半年,回来的时候肚子大的都快生了。

    前朝后宫议论纷纷,什么难听的话都有。

    换了寻常人,估计已经跑去寻死了。

    我却没什么感觉,安安心心在宫里[养胎]。

    脸皮厚有脸皮厚的好处,但凡我又那么一点羞耻之心,估计也活不到这个时候。

    薛璟似乎格外期待这个孩子的到来,早早的就准备好了孩子将来出生要用的东西,甚至都不去看他最喜欢的奏折,做起了针线活。

    我没想到薛璟一个男人,手竟然这么巧。

    我看着眼前薛璟亲手制作的小肚兜、小衣服,还有虎头鞋、虎头帽,故作轻松的道:[下个月就是母皇的冥诞,我想让大皇姐和二皇姐回来给她老人家上柱香。]

    [我们的孩子就快出生了,我们一起去太庙,当着列祖列宗的面,告诉她们这个好消息好不好?]

    我这个皇帝虽然当的窝囊,但我母皇在位几十年,心腹之人倒也留下一些。

    薛璟为人谨慎,当年的老人都清理的差不多了。

    但我还是找到了我母皇去世那天值夜的宫女太监,还有给我母皇诊治的御医。

    他们可以证实,我母皇死的那天,在她身边的,只有薛璟一个。

    听到我的话,薛璟的动作顿了一下,针刺破手指在刚绣好的肚兜上留下一抹暗红色的痕迹。

    他抿了下流血的手指,脸色瞬间沉了下来,丢下针线篓子,起身往外走。

    [此事容后再议。]

    然后快速的离去了。

    我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暗暗握紧了拳头。

    [薛璟,真的是你?]

    25.

    母皇冥诞那天,我在太庙给她上了香,提着剑去了薛璟的寝宫。

    长乐宫外,早被侍卫团团围住,薛璟中了软骨散,在心腹暗卫的保护下,试图往外闯。

    被我的剑拦住了。

    薛璟看见我,皱了皱眉,眼底闪过一丝难以置信。

    [清儿?]

    他试图上前,却被我的剑锋所挡。

    我冷冷的道:[我母皇死的那天,是不是你在她身边。]

    薛璟盯着我看了一会儿,似乎明白了些什么,点头道:[是。]

    我咬紧了牙关:[她是不是因你而死?]

    薛璟继续道:[是!]

    我还想再说什么,薛璟却反问我。

    [你是从一开始就知道,还是最近才知道的?]

    我怒了:[我若是早知道,你以为我会留你到今天?]

    他专横,他跋扈,他弄权,甚至想篡位,我都可以让着他。

    因为我喜欢他。

    但母后是我最敬爱的人,杀母之仇,不共戴天。

    我不会原谅他!

    薛璟笑了:[呵呵呵……也是。]

    我看薛璟这样子,气的有些发抖。

    [你还笑的出来?]

    [那我是母亲!你怎么能这么做?]

    薛璟却笑的更灿烂了。

    [所以呢?]

    [虞清,你现在是不是特别恨我,恨不得杀了我?]

    他手扶着我的剑,抵在了他心口的地方。

    [手别抖,往这刺进去,你就可以替你的母皇报仇了!]

    我今日来,就是存了让他血债血偿的打算的。

    但真到了这时候,我却有些下不去手。

    我眼中含泪,死死的盯着他:[你没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他说:[好好保重身子,别动了胎气。]

    说着,身子往前一挺,我手上的剑锋瞬间没入了他的胸口。

    一朵血色的花在胸口绽放,薛璟望着我,笑了一下,随即闭上了眼睛,缓缓的向后倒去。

    几个人手忙脚乱的接住他:[主上!]

    我愣愣的站在原地,看着手上带血的剑不知所措。

    我从小就怕的薛璟,蛮横霸道,无所不能的薛璟,竟然就这么倒下了?

    26.

    那天后来的情形我有些记不得了,整个宫里人仰马翻的。

    薛璟没死,被太医给救回来了,躺在床上昏迷不醒。

    [陛下的剑若是再往前一分,太后恐怕就没命了。]

    太医为病床上的薛璟包扎好伤口,看着我唏嘘不已。

    我睨着他,冷冷的道:[薛氏涉嫌谋害先帝,罪有应得,便是死了,也是死有余辜。]

    忽然,一个人影闪了出来,噗通一下,跪倒在了我的面前。

    [陛下,您误会主上了!]

    我一看,这不是那天把我从水里捞上来的黑衣暗卫云七吗?

    我这才知道,当年我母皇因为长年服用丹药,体内丹毒淤积,早已药石无灵。

    她欣赏薛璟的才华,又怕我们三姐妹将来制不住他,让他为祸大凰江山。

    所以死前骗薛璟喝下毒酒,要将他一起带走。

    好在薛璟功力深厚,将一半的毒逼了出来。

    但母皇自己却中毒身亡,回天乏术。

    堂堂一国之君,竟然服毒自尽,此事不足为外人道。

    在薛璟的刻意隐瞒下,母皇很快就发丧下葬了。

    这些年来,薛璟都在跟体内的余毒做抗争。

    他怕他死了,我打不过我那两个人中龙凤的姐姐,所以急着让我立后纳妃,想用几大世家的势力保住我……

    我难以置信的看着薛璟。

    [难怪他常年用药材泡澡……]

    [可是这些,他为什么不早点跟我说?]

    云七道:[其实主上的毒已经清的差不多了,他是真的很期待跟您的孩子出生。]

    我抱着他,默默的留下了眼泪。

    [都是我不好,是我误会了你。]

    [只要你肯醒过来,无论你怎么惩罚我都可以。]

    可我无论怎么哀求,薛璟都没有醒过来,仿佛他对这个世界已经厌倦了,再也不想醒过来。

    27.

    如薛璟预料的那样,得知他昏迷的消息,我二姐和大姐很快就反了。

    不过她们不是来抢我皇位的,是来围观薛璟的惨状的。

    她们带兵来宫里走了一圈,围着薛璟的病床吐槽了一阵,又带兵走了。

    走的时候还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赞不绝口。

    [三妹!干的漂亮!]

    [老三,不愧是你!]

    我看着来了又走的大姐和二姐一头问号:[???]

    [你们有这么恨他吗?当初你们可还跟我抢他来着!]

    大姐立刻撇清关系:[我那是看他不顺眼,一个男子,认识几个字,将来相妻教子也就算了,写什么诗词歌赋,还敢发表政论!]

    [哪像你大姐夫,虽然不认识几个字,但柔顺乖巧,才是做夫郎的不二人选!]

    二姐甚为赞同:[谁说不是呢?他一个男子,整日里舞刀弄枪的,一点男子的样子都没有!我不得娶回去治治他?]

    [你二姐夫就很好啊!说话轻声细语的,没事在家做做针线活,那才是男人应该有的样子嘛!]

    两人当着薛璟的面,把他批的啥也不是。

    要不是薛璟还昏迷不醒,我怀疑他会直接从床上跳起来,把这两个乱臣贼子抓起来,再发配,再充军。

    不过这两人倒是给我提供了一个思路。

    我开始每天在薛璟床前敲锣打鼓,哭天抢地。

    [不好了,叛军进城了!]

    [救命啊!大皇女和二皇女杀进宫来了。]

    [陛下被人抓住了!]

    [陛下死了!]

    对此,薛璟一点反应都没有。

    我的话题也从我大姐二姐造反了,拓展到他养的鸟挂了。

    我把所有我认为他会在意的东西都说了个遍,但薛璟似乎打定了心思不理我。

    直到这会儿我才发现,我似乎真的不够了解他。

    最起码,我不知道他心里最在意的东西是什么,要不然为什么我说什么他都不醒呢?

    28.

    薛璟就这么躺了三年,期间我把后宫都遣散了,还把朝政-治理的特别好。

    大姐二姐都夸我,是块做皇帝的材料。

    丞相和大将军不服,被大姐和二姐武力镇压了。

    现在大姐是丞相,二姐是大将军,两个人一文一武,我这个皇帝当的特别舒坦。

    薛璟醒来的那天,挺突然的。

    我左手牵着大姐的闺女,右手牵着二姐的儿砸,照例去给薛璟敲锣打鼓。

    让人没想到的是,三年来都没睁眼的薛璟,竟然醒了。

    我激动的抱着他,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

    [薛璟!你终于醒了,呜呜呜!我还以为你一辈子都不理我了。]

    薛璟摸了摸-我的脑袋,柔声道:[怎么会呢?]

    然后问道:[我这是……睡了多久?]

    我竖起三根手指:[三年!!!你整整睡了三年。]

    薛璟似乎有些激动,低头望向我的肚子。

    我这几年加强锻炼,饮食清淡,吃斋念佛,肚子上的肉肉早没了。

    薛璟没看到我的肚子,转头看到小外甥和小外甥女,眼底流露出一丝欣喜。

    [这是我们的孩子?]

    我:[呃……不是。]

    薛璟:[那,我们的孩子呢?]

    我脚开始往外滑。

    [薛璟,这件事情你要听我解释。]

    薛璟气疯了:[我不听!]

    [虞清你骗的我好苦!]

    [你说!这是你跟哪个男人生的孩子?]

    [是皇后!还是贵妃?]

    我赶紧解释:[不是他们,他们早就被我休回家去了!]

    薛璟才醒,有些站不稳,听到这话,捂住额头身子一阵摇晃。

    [你……你还有别人?]

    我:[我不是!我没有!别误会!]

    但薛璟都不听我解释,提着鞭子追杀我,一点都不像是个昏睡了三年的人。

    小外甥和小外甥女看着我们跑来跑去,也跟着我们跑来跑去。

    [三姑姑和三姑父在干嘛?]

    [不知道啊,跟着跑吧!]

    29.

    那一天,我被薛璟从日出追杀到了日落,从皇宫这头,追杀到了皇宫那头。

    薛璟的暗卫云七站在屋顶上,满脸泪痕的看着我们。

    [主上,你终于醒了,呜呜呜……]

    我也满脸泪痕:[那两个孩子真是我大姐二姐的,我真的没打掉你的孩子,我压根儿就没怀孕,呜呜呜……]

    知道真相的薛璟好伤心。

    他虽然出身世家大族,但父母早逝,亲缘淡薄,当初知道我们要有孩子了,他特别高兴。

    没想到一觉睡醒,孩子没了。

    [我躺着的这几年,其实能听到你说话。]

    [我这么努力的醒过来,就是为了你和孩子。]

    [你现在告诉我,你当初根本没怀孕,你肚子上的都是肉???]

    我语塞:[我我我……]

    薛璟将我一拽,我一个站不稳,跌进了他的怀里。

    薛璟紧紧的扣住我的腰,死死的盯着我。

    我还以为他要打我呢,吓的闭上了眼睛。

    不过看到薛璟醒过来,还这么生龙活虎的有力气,我即使被打也是很开心的。

    没想到,下一秒,我便感觉耳朵上传来一阵湿-热。

    就听薛璟低笑着,在我耳边:[我不管,你要赔我一个孩子。]

    我脸唰的一下就红了。

    但还是点了点头,说了句:[好。]

    30.

    放衙的时间很快就到了,大姐和二姐来接孩子了。

    我听到大姐的声音从外头传来。

    [三姑姑呢?]

    小外甥奶声奶气的道:[三姑姑和三姑父在抱着啃。]

    小外甥女嚷嚷道:[姑父说要给我们生小弟-弟和小妹妹!]

    大姐震惊的声音传了起来:[什么?薛璟醒了???]

    二姐:[这还得了?虞清!你们俩在里面干嘛呢?]

    我好尴尬,示意薛璟停一停。

    [大姐二姐来了。]

    薛璟:[然后呢?]

    我:[被人看见了,不好吧?]

    薛璟抬手在床沿上不知道什么地方按了一下,,身-下的床不知道怎么的就翻了个个儿,我和他掉到了另外一张床上。

    头顶传来大姐二姐气急败坏的声音。

    [人呢?]

    [不见了!]

    [好个薛璟,算他跑的快!]

    [虞清个没出息的,我先说,这门婚事我不同意!]

    薛璟听着上头发出的声音,露出了不屑的笑。

    [就凭她们?手下败将……]

    我在一旁和稀泥。

    [都是一家人,犯不上。]

    薛璟扫了我一眼:[你站哪儿头的?还有,我昏睡这几年,你都干了些什么?]

    [你知不知道,她们俩包藏祸心?]

    完了,这和男人才刚醒,又开始搞事业了。

    [别说了,别说了,要不你歇会儿吧。]

    我哭丧着脸,抱住了他。

    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为什么,我感觉我的苦难,才刚开始?

    但不管怎么样,薛璟醒过来就好。

    [薛璟,从今往后,我们再也不分开了。]

    薛璟挣扎着,还想去找我大姐二姐干架。

    被我死死按在。

    很不服气的回了句:[嗯!]

    我蹬鼻子上脸:[你以后都要听我的,不许和我大姐二姐吵架,也不许欺负别人!]

    薛璟很是委屈:[我那都是为了你!]

    我晃着他的胳膊:[好不好嘛?好不好?]

    薛璟被我缠的又生气又无奈,但看我眼巴巴的望着他,也只能叹了口气答应:[好。]

    我心中暗暗给自己点了个赞。

    不愧是我。

    (完)
最新网址:www.wlwx.org
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设置 设置阅读器
字号,背景等
书架 把该作品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到书页
×
《女尊:当竹马成了我的小爹》章节列表
加入时间章节名
暂无书签,点击阅读器右上角可以添加书签哦~
×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6 A+
×
加入书架

喜欢这本书就加书架吧~

加入书架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