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wlwx.org
当前位置:文桑小说 > 奇幻玄幻 > 一苇渡天 第六十二节 渡天神刀

第六十二节 渡天神刀

小说:一苇渡天  作者:蒲公英在飞翔 
    凌绝师太服下苇江炼制的“无根泪”,吐纳三个大周天,如同山核桃一般的老脸上慢慢显出一丝红润,一头枯萎的白发竟然从发根开始,隐隐变黑。

    在众人眼中,凌绝师太就像一棵干枯的没有一片树叶的老槐树。三月春风拂过,肉眼可见中,枯萎的树杈上抽出一根新枝,这颗老槐树眼见慢慢活过来了。

    凌绝师太一双深陷的老眼望着苇江,言道:“老身没有看错你,你这孩子有本事!”

    文沐清扑倒凌绝师太怀里的,大哭起来:“师傅,您终于好了!”

    唐小闲一旁挠着头,傻呵呵地笑着。

    若是往日,凌绝师太少不得大骂几句矫情。此时这老妪轻抚这文沐清一头青丝,笑道:“师傅是好了,师傅年轻时,头发也乌黑油亮的,和你差不多呢!”

    --------------------------

    天心长老和归云长老背着手,后面跟着苇江。

    苇江很是狗腿,忙前忙后哄着两位师长。

    “我们去掌教师哥那里。清玄师哥有话吩咐,”归云长老忽然言道:“苇江,你这是替本门立下天大的功劳啊!”

    苇江一愣,这是要赏赐的节奏?

    不一刻,便到了归去来兮峰的澄心殿中。

    果然,清玄真人对着苇江言道:“你这孩子,要老道如何赏赐于你?”

    苇江笑眯眯的,心道——叫你一声老丈人敢答应吗?

    苇江眼珠子滴溜溜一转,言道:“归一门有没好的兵器?我现在手里的那一柄银枪,还是静照师兄给我的!又短又小,我都不好意思拿出来见人!”

    清玄真人笑道:“你这孩子,你在归云师弟门下,又不好好学锻真诀,自己炼不好兵器,倒要找归一门要,是何道理?”

    “师哥说的极是——这铁头猢狲心性不定,现在学丹法上了道儿,说不得哪一天又对锻真感兴趣了。所以老道一直想让他自己炼兵,否则从别人手中得来兵器,不是亲手炼制出来的,就缺了灵性,感应又差,反而不好用。”

    归云长老继续道:“所以,师弟一直没给他弄得什么好兵器,要不按照师哥所言,老道亲自下场,给他炼制一柄上好兵刃?”

    “不”,清玄真人笑道:“你这徒儿既然开了口,老道若不给他点赏赐,这孩子必然人前说老道的是非,说老道小气。”

    “还有,老道这柄大刀,谅你也炼制不出!”清玄真人哈哈大笑。

    清玄真人袖口一抖,一柄大刀顿时浮现在众人面前。

    只见此刀颜色通体黝黑,长约九尺,柄长倒有七尺多,一杆长柄上,密密麻麻地镌刻蟠龙吞月的图案。再看刀身长一尺五寸,刃向外曲凸,刀身最宽处为一寸二分,刀身一面刻着山川河流,一面刻着星月星辰。刀背一面有锋,锋与刃尖之间有三个凹形齿口,刃口上高高的烧刃中间凝结着一点寒光,仿佛在不停流动。

    苇江毕竟在归云峰已呆了半年多了,眼看着师兄弟冶炼神兵,耳濡目染,已有了一些小见识,便看这大刀的气势,已知不是凡品。

    苇江心中爱煞,喜道:“掌教真人,这便是给我的?”

    清玄言道:“你去拿一拿,若你拿得起,便是你的。若是你拿不起,这刀子便和你无缘了。”

    苇江心道这大刀虽长,就算全是玄铁打造,也不过一百多斤。百来斤的大刀,凡俗中人当然使不得,对于修真人士便是寻常了。

    于是伸手去接,清玄微微一笑,心念到处,这大刀凭空落了下去。

    只听得砰的一声,苇江结结实实一屁股坐在地上。这大刀一把横在苇江身上,压得苇江浑身骨骼咯吱一响,只怕肋骨都压断了一根。

    苇江大叫一声:“妈呀,这刀好重,只怕有一千斤。”

    “你拿不起,那就说明这刀不是你的。”清玄真人悠悠答道。

    苇江一发狠,竭尽全身之力,握着刀柄抬起一边,慢慢挪动着下半身,终于从这大刀下爬了出来,哭丧着脸道:“掌教真人啊,刀是好刀,不过太重。我拿都拿不起,怎使得动?”

    “这刀名为渡天刀,你去看看——”清玄真人言道。

    果真,苇江仔细一看,只见刀柄上二寸用小篆写着渡天二字,上面还有两字模模糊糊,不论怎么看,都如同雾里看花,总是看不真切。

    苇江便言道:“上面还有两个字呢,怎么看得眼晕?”

    清玄真人言道:“这两字是以后留给你去寻的,也是这渡天刀的真灵所在。若是哪一日,这刀子真的认了主,这两字自会显现。”

    苇江便来了兴致,言道:“这大刀片子,竟然还有这么多讲究?”

    “你觉得这刀太重,乃是这刀不认你,要欺压于你。待你成了它的主人,你让他轻,它便轻。”清玄真人道。

    “妈耶,那不是和孙猴子的如意金箍棒一般!”苇江满眼都是小星星。

    “非也,非也!它只是兵器,不是神器。”清玄真人言道:“渡天刀重量都在这里,不增不减,总重一千六百斤。若是你觉得它轻了,便是它认了你,不好意思把所有重量都给你背负罢了。”

    归云长老一直在旁边默默看着,此刻方才问道:“掌教师哥,这渡天刀就此给他,是否合适?不要引起物议才好!”

    “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清玄大笑道:“这刀本是老道还是俗家,皈依道门前所用。若不是继承了归一门的道统,不得不用归一拂尘,这渡天刀本真人还舍不得换哩!”

    “这刀什么品阶啊?”苇江问道。

    “无品无阶”,清玄真人脸上露出古怪的一笑,言道:“你切莫失望,这刀最大的玄机便在无品无阶!”

    “莫不是品阶越用越高?”苇江吞口唾沫道。

    “贫道不知。小苇江,这刀贫道中无意得来,虽跟了贫道几十年,老道却知道他的主人不是我。”清玄真人忽然吟哦道:“凡心所向,素履所往,生如逆旅,何处乃是故乡?对于这把大刀,贫道不过是它的一个客栈吧。”

    言罢,这老道双手摩挲渡天刀的刀锋,手指微微颤抖,显然心里十分激动。

    苇江心里大惊:“老丈人不会舍不得刀子,要收回去吧。”

    “苇江,这刀子不是凡品,你要好好对他,刀内玄机无穷,就留着你慢慢琢磨吧。”清玄真人最后言道。

    苇江连忙跪拜在地,言道:“掌教真人,我会对它比亲爹还好!”

    归云长老瞪了苇江一眼,对清玄真人行了一个礼,道:“这小子不识货,师弟先代这小子给掌教真人谢过了。”

    清玄真人看了看归云长老,言道:“老道看你这徒弟性子,用剑显得孟浪,用枪显得小气,用拂尘——唉,老道真怕玷污了道门。想来想去,渡天刀还真是和他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苇江又重重磕了个头,言道:“谢掌教真人,苇江一定把它弄得服服帖帖。”

    “给你三日时间,若你还是耍不起这渡天刀,那便让你师傅依旧给本掌教送归来吧。”清玄真人忽然言道:“那就是渡天刀和你无缘!”

    说完这句,清玄真人忽然有了一丝后悔,三天时间,是否给得太少?当初自己可是花了半旬光阴方才将它拿起,莫不是对这小儿太苛求了?!

    于是在这归一门的归去来兮峰上,出现了无比怪异的一幕。

    一个身材不过七尺的孩童,(小注释:古代的“一尺”,是指成年男子从腕横纹到肘尖的长度,约相当于现在的24cm左右),倒拖着一个九尺来长的大刀,从壁立千仞的归去来兮峰上叮叮哐哐地下来,然后又拖着这大刀片子上了归云峰。

    此人便是苇江了。

    方才下山,苇江生怕这刀子一气溜下,把自己砸死,或是掉入山谷中再难寻觅,几乎是抱着渡天刀溜了下来的。有几处过于陡滑,满是砂砾,苇江裤子被尖石划得稀烂,多亏荒山无人,洞天戒指里还有几套换洗衣服,倒不曾露腚出丑。

    下山还罢了,这番爬上归云峰,那便惨了。

    只见他走三步,歇一口气,然后嗨的一声,抬起大刀一头,望山上扯了上数尺,然后歇息一口气。

    如此往复,累得苇江骨头像散了架一般,伸出手来,满手皆是血泡。

    前面苇江欲把这渡天刀放入洞天戒指带下山,哪知塞了半天硬是塞不进去。

    归云长老言道,这刀已有灵识,若是它不情愿,你便塞不进去。

    苇江白了归云长老一眼,发一声喊,拖着大刀片子便下山了。

    开始苇江气力充沛,前面都是下山路,所以勉强还走得动。到得后面,苇江实在没力气了,四肢瘫软,仰面朝天看着一旁冷眼旁观的归云长老,哭道:“瞎了眼哦,拜了这么个狠心的师傅,看着徒儿累死,也不搭把手!”

    归云长老被苇江闹得心烦意乱,喝道:“你这小畜生好不懂事,若是老道搭了手,它便要认老道为主了,还认你个屁!”

    苇江兀自不依不饶。

    归云长老哼了一声:“若不是怕你下山摔死,老道早走了。”

    说罢,看也不看苇江一眼,抽出一根三尺长的洞箫,呜呜的吹奏声中,像阵风般走了。
最新网址:www.wlwx.org
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设置 设置阅读器
字号,背景等
书架 把该作品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到书页
×
《一苇渡天》章节列表
加入时间章节名
暂无书签,点击阅读器右上角可以添加书签哦~
×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6 A+
×
加入书架

喜欢这本书就加书架吧~

加入书架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