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wlwx.org
当前位置:文桑小说 > 奇幻玄幻 > 萨尼亚公爵 第十六章 来客

第十六章 来客

小说:萨尼亚公爵  作者:锻刀歌 
    第十六章 来客

    初夏的风吹在这个女人的脸上,一簇头发被分散成无数根黑丝,一下一下地触碰在她的腮旁,就在他心思转念之间,一股红色的云霞爬上了女人的脖颈,犹如窗外的暖阳。

    拱门外的卫兵轻轻地拉开了卧室的门,一阵甲胄的碰撞声与交谈声传来,宁静的房间顿时变成了热闹的动物园。

    他没有打算让窗边的女骑士吓唬这些侍卫,一座庞大的亲王城堡必须有符合身份的配置,而上了一整天班的侍卫,在换班时聊一聊下班后的酒馆生活,这非常合理,况且随着缠绕丝绸的大门被打开,冒出了他那个披着黑甲的疤脸舅舅。

    “你换了衣服。”

    疤脸男人的步子非常大,也许是不满他不规律的休息时间,那扇嵌满透明宝石的窗帘被一只粗糙的大手,狠狠地拉开,难听的嗓音也响彻在他耳边。

    你换了衣服。

    他今天的确换了衣服,抱着他的这位大姨妈也换了衣服,可是他并没有瞧见这位舅舅的眼神往这边来,也并没有听到抱着他的女人回答。

    正在他觉得是不是要哼唧一声表示一下时,他却看到了一名侍女的身形,从头到腿开始飞快地消失在矮塌边。

    ?

    他不经意看见的这一幕让他一愣,一个大大的问号出现在他的脑海。

    怎么回事?

    我的侍女消失了?

    她整个人就这样隐形了!为什么?

    还没反应过来的他脑袋出现了短暂的空白,但马上他就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这是刺客,这是一名潜伏在他身边的刺客!

    他的手立即紧紧地抓住了大姨妈的衣领,“啊呜”了一声。

    但没有等他下令,窗户旁的加百列骑士瞬间就动了,只见她的脚跟重重地踩在地板上,一道白色的气流缠绕在两只腕甲,呼呼风声只开了个头,银白色的弓便已出现在她的手中。

    而与此同时,卧室的拱门外突兀出现了一个眼窝深陷的黑袍老头,一支黑色的树根被握在一架干枯的手指间,他的嘴唇急速地上下开合着。

    疤脸黑甲男子则撩开披风,抽出一把骑士长剑,甩出一串褐色丝团,直接劈向了房间的某一处。

    三人的动作几乎发生在同一刻,透明的光箭和褐色的丝团击中那处空间时,宽大卧室的四周墙壁“刺啦”一声,立刻就出现了一张蓝白色的电网,这时,他的哼唧声才落下尾音。

    接着他就听见“当!”地一道巨响,一位穿着侍女服装的女人,马上被两道攻击打出了原形,她的动作还保持着双手抵挡的防御样子,可整个人却犹如被踢出去的皮球,弹射在了电网上。

    黑袍老头的咒语声变大,十几条电流猛地从电网上聚集,钻到她的后背上,脑袋上,胸口上……

    “额啊~”

    惨呼声只持续了一下,她的身体就直直地发颤,落在地下马上就动也不动了。

    在这电光火石的一刹那过后,刺客就已经落在绝境。

    他还没看清那名女刺客的模样,就被一只温润的手掌遮住了眼睛,这让他非常不爽,于是他立刻将抓住衣领的双手松开,用力地掰着修长的手指,从一丝缝隙中看到了地板上的情况。

    黄白色的侍女装变得松垮,脸色萎靡的女刺客头发被烧了一大半,在她的裸露的小手臂间,黑糊的皮肉冒着阵阵热气。

    没有人同情女刺客痛苦的脸色,她的嘴角才喷出一口鲜血,一道愤怒的嘶吼声就从走廊外传了过来:“说出你的身份,留你一个全尸!”

    他被这道熟悉的吼叫打断了傻眼的神情,回头就看到了老管家急匆匆地走进卧室。

    瞪着眼珠子的老管家很快就地走到了大姨妈身边,他的身后跟着一长串的侍卫,将可怜的刺客围成一个大圈。

    可接下的一句话则让他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哇哦,看看这是谁!帝国的小公爵尿了裤子,马上就来了一个坏蛋!我可以原谅你,我的小肯迪恩!”

    老头在转眼看着他的时候,脸色就变成了故作正经地促狭状,这种欠揍的表情,就好像马上便会听见他的哭声。

    然而这预料的一幕并没有到来,老头的脸已经开始抽搐,才看见孩子很无奈地腆着脸,皱着眉盯着自己的光滑的额头,并且拒绝了自己伸过去的双手。

    利用这种方式哄小孩显得非常不耻,管家立刻就涨红了脸,将头对准女刺客,嘴里不停地嘟囔着什么。

    他则被大姨妈抱出这间卧室,走到了另一个华丽的房间,一待就是半个小时。

    没办法,小公爵只能表现出正常的一面,不停地配合着这个女人,张嘴含糊不清地学着说出一个个词语,一直到太阳高高地挂在空中。

    “他们的确在找一件东西!”

    浑厚的声音从疤脸男人嘴里脱口而出,盖住了这条餐桌边所有的动静。

    “什么东西?一个孩子!”老管家愤怒地挥手,将一盘奶油不小心推到了地上,“天啊!这群该死的蛆虫!他们已经杀死了一对父母!”

    “您不必如此,西尔格叔叔,亲王的善良有目共睹,而传承是古老的义务!”疤脸男人说道,“孩子需要我们!”

    “正因为孩子需要我们,我才不希望将来有一天他开口问我‘西尔格老头!我的父亲母亲呢,他们在哪里?啊,被人刺死了!后来呢,凶手是谁?你们做了什么?’,我的天啊,我无法跟他交代!”

    管家的情绪越来越高涨,正是他的这一番话,使得餐厅陷入了片刻的寂静。

    他很无语地盯着停在空中的勺子,上面的奶油几乎快要掉下去,如果掉进他的胸口,那绝对是一种不舒服的感觉,他推了推大姨妈的手,果然这根勺子立刻就被放回了白色的餐盘。

    “我们能够做的,就是保护他成长起来!成为像亲王一样的人!”

    浓重的女低音从他头顶的喉咙发了出来,“他将是帝国的公爵。”

    还不等别人插话,女人就摸了一下他的头继续说道,“这片土地将会有许多效忠他的士兵,随着他的意愿而震臂高呼!人民的呐喊声会追随着他,帮助他成为一个受人尊敬的领主,他将开拓土地,他的敌人终将胆寒!就在此刻,恐怕四十多个军团的百万大军,已经到达了北地雪狼堡,并且我相信,作为一个外孙的外祖父,作为冰原狼家族的公爵,他有着常人一样的感情!他必定会给孩子一个交代!”

    磁性的话音回荡在餐厅,“这就是我来到这里的理由,不是吗,西尔格叔叔!”

    “什么?你你……你是说,公爵不但不会阻止,还会……还会打开防线,放这群没脑子的混蛋出北境!”

    管家西尔格这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言论,不禁有些目瞪口呆。

    他以为凭着自己对公爵的了解,不需要在两位后辈面前地仔细说明情况,就能知道这是保护孩子的援兵,而且在看到两位指挥官和四万多精锐时,确实让他放了一个很大的心。

    他很确信北地公爵的做法,必定会拖延那群冲动的乱军,等到帝国派来的人手共同调解,他虽然气愤悲伤,但同时他也是一个明白政治的管家,这种大事肯定需要国家之间的交际来解决。

    即使他有不满,也不可以明面上有私自出手的表现,事后若是卡尼勒帝国的做法没能令人满意,没有捉拿那群可恶的混蛋,他便最多可以发布高昂的赏金任务,或者秘密地派遣刺客解决掉那个组织。

    他的所有话语都是在为此作铺垫,这些做法,也都是为了孩子的未来着想,因为谁都不会放心整天盯着一个孩子的刺客组织。

    管家担心有人因此而忘记,所以给出愤怒的提醒。

    但他发现,他好像低估了北方的那个老头子的血性。

    “他疯了吗!我的天啊!现在是和平时期,私自做出这样的决定等于毁掉盟约!这会遭到六大王国的共同讨伐!他会被罢黜爵位从贵族里给踢出来!”

    这种前后有点矛盾的话语,让人觉得他有点神经不正常,但老头瞪着这位女人的眼睛,似乎还要确定她所说的话到底是不是真的。

    “想想孩子!嘟嘟.柯以顿!你应该……”

    “就是为了孩子,西尔格叔叔!”

    疤脸男人打断了管家的质问,给出了确定的答复。

    “为了孩子!那就应该阻止那群茅坑里的苍蝇!我的小肯迪恩需要一个完整的领土!”

    管家需要解释。

    “他将不会继承这片土地,西尔格叔叔!您应该知道的。西境之主必定是亲王,他只是公爵!”

    疤脸男的话让西尔格安静了下来。

    “呼噜呼噜”的喝汤声显得由为刺耳,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他圆乎乎的侧脸上。

    西境的传统,自古以来就是亲王担任西境之主,这是帝国对人民的包容,也是对这片疆域的重视,更是时刻提醒着不畏艰难开疆拓土的精神,没有例外。

    亚特兰斯帝国的历史上,确实出现过没有亲王的尴尬局面,不过这并没有难住所有人。

    没有亲王,那就从国王的孩子里挑选一个人,来担任这个爵位,哪怕国王只有一个孩子,也依旧可以这么执行,国王父亲死后,亲王担任国王,若是没有孩子,那么亲王的爵位由国王兼任,直到孩子的出现。

    这一段拗口的皇族继承法规,被刻在了多罗城堡宫殿的墙壁上。

    “他会得到一片土地,但不是这里!”

    疤脸男继续说,:“没有人会欺负他,也没有人会指责他,更没有人会怀疑他!但他的年纪还很小,我们不想有人会亏待他,不想有人会吓唬他,也不想有人会忘记他。不是吗?任何一个正义的骑士,都不会容忍邪恶的力量杀死自己的父母,这是可耻的经历,需以血洗刷!违背道义者,诸神皆诛!没有剑,我们就是他的剑!没有刀,那就利用百万军团这把刀!”

    “剑?刀?天啊!我只想小肯迪恩能够好好长大,安然无恙!”

    “好好长大?您已经看到了刚刚的那一幕!软弱可欺只会给敌人带去勇气,他的父亲是亚特兰斯,他的母亲是柯以顿!既然传承了他们的血脉,就必须承担这份责任!”

    说实话,他虽然对这两人的对话很无奈,但他不得不成承认两人各有各的道理。

    一位是希望自己在帝国的羽翼保护下,安安稳稳成长,成家立业过普通贵族的生活,这种生活如果早一点到来,他倒是还蛮向往的,他确实并不是一个倾战的法.西斯分子。

    一位是希望自己承担父母的血脉,守住那份荣耀。毕竟自己母亲的家族是北地的冰原狼,这个家族驻守北地边境多年,威名不可动摇,北方三国可的确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每年大大小小的摩擦死掉的北地人,就不下一万个数!

    “他的生命,理应由他自己决定!”

    大姨妈拿起一块餐帕,往他的脸上擦去。

    他一脸的苦瓜样,这个大姨妈根本不会照顾小孩,这让他原本被侍女服侍的舒适,消失得无影无踪,但他没办法,长辈盛情难却,只有盼着自己这具身体快点长大。

    “但这得等到他成年!”

    疤脸男人接了大姨妈的口,此时,他的眼睛已经眯了起来。

    “这中间,将是一个漫长的人间。”

    ————

    西蒙脱掉上衣,露出一身的肌肉。他小心翼翼地拿起一块紫绿色的膏状物,敷在了自己的胸膛上,刺痛感顿时将他的脸色变得苍白,汗珠也挤出了鼻尖。

    他忍着疼痛处理好伤口,穿上一身柔软的丝袍,接着再套上一套新的铠甲,整个人这才精神许多。

    在长呼出一口气之后,西蒙推开了房间的门,走出了自己的卧室,向着最中间那座大厅行去。

    “站住!”

    就在大厅的巨门前,他被两名黄甲卫兵挡住了去路。

    “我是西蒙.柯以顿,公爵在里面吗?我要求见他。”

    西蒙的心里其实有点紧张,但他知道自己的面瘫脸显得特别冷静,这倒是给了他很大的胆气。

    “公爵不在里面!请回吧!”,两名卫兵没有理会他,但他的姓确实让卫兵给出了一点尊重。

    不在?

    “两位兄弟,我有很重的事情求见表舅,请告诉我他可能会在哪里出现,我将十分感激!”

    西蒙今年23岁,在部队的的磨砺让他经历过很多的挫折,正是这些挫折才让年轻的他成为亲王的家族骑士。

    因此,他并不像其他骑士那样迂腐,此时更是露出真诚的笑容,将几枚金币递了过去。

    但就在此时,他听到了一道号角声,“呜呜”的绵长音不绝于耳,接着,一连串的铁钟撞击声更加明亮地传遍整个雪狼堡。而房间的外面,传开了通信兵的声音:“南方来敌!南方来敌!准备应战!”

    西蒙的心咯噔一下,顾不得递出去的金币,立马转身跑去。
最新网址:www.wlwx.org
目录 查看全部目录 设置 设置阅读器
字号,背景等
书架 把该作品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到书页
×
《萨尼亚公爵》章节列表
加入时间章节名
暂无书签,点击阅读器右上角可以添加书签哦~
×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6 A+
×
加入书架

喜欢这本书就加书架吧~

加入书架

关闭提示